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战少今天吃醋了吗顾朝慕战云骁免费阅读-战少今天吃醋了吗版

    顾朝慕战云骁 时间:2021-09-15 10:45:53

    小说简介:这本古言佳作主要讲述的是顾朝慕战云骁的故事,如果你有幸读到这本书,一定会拜倒在作者真假和尚的石榴裙下,感叹书中情节的妙趣横生。先来阅读一下第12章吧!盛世酒店,顶楼总统套房内。一双身影亲密融合在一起。黑暗中,喝的醉...

    战少今天吃醋了吗顾朝慕战云骁免费阅读-战少今天吃醋了吗版

    第1章 放心,我会负责的!

    盛世酒店,顶楼总统套房内。

    一双身影亲密融合在一起。

    黑暗中,喝的醉醺醺的顾朝慕豪气干云的许诺:“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!”

    “是吗?”男人语调轻讽,似乎在笑她的天真……

    第二天,顾朝慕被手机铃声给吵醒,昨晚上她几乎都没睡,现在实在是困的睁不开眼睛,伸手摸过手机接听,“喂?”

    “顾朝慕你昨晚死哪儿去了?人家小哥哥刚才打电话来抱怨说等了你一整夜。”

    顾朝慕本来还睡的迷糊,听到这话,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差点从床上滚下去。

    她脸色苍白的环视了一眼这个房间,这里不是陆华瑶安排的房间?那昨晚上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是谁?

    就在这时,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,顾朝慕倒吸了一口凉气,顾不上跟陆华瑶多说,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  然后趁着对方还在洗澡之际,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胡乱穿上,连滚带爬逃之夭夭。

    ……

    顾朝慕从计程车上下来,看着面前住了十八年的顾家别墅,满身疲惫。

    昨天,是顾暖暖十八岁的生日,顾家全家欢庆,却没有人一个人记得,那也是顾朝慕十八岁的生日。

    因为她根本不是顾家的孩子,她只是十八年前被抱错回顾家的孤儿,顾暖暖才是顾家的真千金。

    不仅如此,她还是间接害死自己哥哥顾朝澜的凶手……

    推开家门,顾朝慕正准备换鞋,突然听到咚隆一阵巨响。

    她吓了一跳,连忙抬头去看,就看到爷爷顾行舟从楼梯上滚了下来!

    顾朝慕脸色顿时大变,急忙跑了过去:“爷爷!”

    顾老爷子额头上撞破了一大块,正汨汨流着鲜红,他看了顾朝慕一眼,动了动唇没发出声音就昏了过去。

    “爷爷!”顾朝慕慌了神,手足无措又不敢随意移动老人。

    她想叫人来帮忙,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楼梯上神色慌乱的顾暖暖。

    就在这时,顾家父母正好从外面进来,看到楼梯口的场景,齐齐变了脸色,快步冲过来:“爸,您怎么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

    不等顾朝慕开口,楼梯上的顾暖暖抢先出声反咬一口:“顾朝慕,爷爷只是想知道你昨晚为什么彻夜未归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把爷爷推下楼?”

    顾朝慕不敢置信的张大眼,没想到顾暖暖竟然会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。

    顾父闻言顿时震怒,抬手一巴掌重重打在顾朝慕脸上,怒问道:“畜生,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?”

    顾朝慕猝不及防,被这一巴掌打的耳朵嗡鸣,她捂着脸拼命摇头道:“爸,不是我,是顾暖暖,是她——”

    她的话还没说完,脸上就又狠狠挨了一下,顾母双眼通红气的浑身发抖,指着她痛心疾首道:

    “我们都亲眼看见了,你还想污蔑暖暖!顾朝慕,我们顾家到底欠了你什么,你要这么狠毒?”

    “害死了你哥哥不算,现在连你爷爷也不放过,你是不是非要害得我们顾家家破人亡你才肯罢休?!”

    “我没有,爸妈……”

    顾朝慕百口莫辩,然而没有人给她解释的机会,更没有人相信她。

    顾老爷子被紧急送往了医院,顾朝慕想跟着,却被赶了回来,不允许她这个罪魁祸首跟着。

    经过抢救,顾老爷子虽然性命无忧,可是因为头部撞伤严重,可能会成为植物人,再也无法醒来。

    顾朝慕彻底成了顾家的千古罪人。

    ……

    “爸,妈,求求你们,让我再见爷爷最后一面好不好?”顾朝慕跪在地上哀求着父母。

    顾老爷子对顾朝慕恩重如山,她只想再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。

    “你把你爷爷害成这样,我们没有直接报警已经是手下留情,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见他?”

    顾母眼中充满了憎恨,再不见往日半分怜爱。

    顾朝慕眼眶发红,“妈——”

    “别叫我妈,我没有你这种女儿!”

    屋外暴雨滂沱,顾家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顾父直接将顾朝慕推了出去,紧接着扔出一只行李箱。

    顾父站在门口看着站在大雨中的顾朝慕,表情冷漠的开口:

    “顾朝慕,我们顾家养了你十八年已经仁至义尽,从今往后,你不再是我顾江潮的女儿,顾家跟你再无干系,你是生是死,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!”

    顾朝慕在大雨中跪了两天两夜,顾江潮都不肯让她去医院见顾老爷子一面。

    最后,她因为淋雨高烧加上体力不支,昏倒在了顾家门外。

    昏迷之前,她看到打扮精致优雅的顾暖暖撑着伞走到她面前,脸上笑容轻蔑而恶毒。

    “顾朝慕,你输了,以后顾家的女儿,只有我一个!”

    ……

    六年后。

    华鼎酒店外,七八辆黑色轿车在门口停下,从车上迅速下来数名黑衣保镖,气势汹汹的快步进入酒店。

    “封锁所有出入口,严格排查,绝对不能再让人跑了!”

    “是!”

    保镖一层一层排查,最终将目标位置锁定在了21楼的一个洗手间。

    “哥,信号源最后消失在这里,人应该就躲在里面。”战云归低声对身边神色冷酷的男人道。

    三天前,神偷弧月偷走了他哥当成命根子的宝贝项链,惹的他哥震怒,亲自带人追踪。

    这回弧月要是被抓住,他觉得明年的今天就可以顺便帮对方上香了。

    战云骁眸光冰冷的扫了眼紧闭的洗手间大门,冷冷下令:“进!”

    可是不等手下人行动,洗手间大门却先被人从里面拉开了。

    众人神色顿时一紧,严阵以待。

   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出现在门后的人却并不是他们要抓的神偷弧月,而是一个五六岁年纪,模样粉雕玉琢的小女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