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重回二零零五周安安-重回二零零五司酒酒免费阅读

    周安安 时间:2021-09-15 09:17:43

    小说简介:周安安小说全文点击阅读《重回二零零五》全部章节。完结小说《重回二零零五》由凤小溪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进行中;“额......”抚着有些沉重的脑门,周安安睁开了双眼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有些愣神,...

    重回二零零五周安安-重回二零零五司酒酒免费阅读

    第1章 那年我还可爱

    “额......”

    抚着有些沉重的脑门,周安安睁开了双眼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有些愣神,老式的灯泡在空中晃来晃去。

    还没等他醒过神,那个有些眼熟的红色木式房门打开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    “小伙子,醒啦。可以吃晚饭了,你爸的话别放在心上。我已经说过你爸了,要不要复读随你自己。不过,安安你也要体谅爸爸望子成龙的心思。”

    一个青年女子走了进来,坐在床边,温柔地说着话。

    昨天儿子争吵之后的短暂昏厥,真的是吓坏她了。

    考不考重点大学,都没有儿子的身体健康重要。

    “我了......妈。”

    看着眼前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面孔,周安安的口头禅差点脱口而出,继而硬生生地忍了回去。

    什么情况,年纪一大把的老妈去整容了吗,怎么这么年轻,还有什么复读,什么望子成龙。

    他如今年入七八十万,在家里的地位根本不是老爸当初可以预见的,连老爸和他说话都不怎么大声气了,怎么就不成龙了。

    难道还想他年入千万,成为丽州的高级富豪?

    “好了,穿好衣服,出来吃饭吧。”

    摸了摸儿子的头,见儿子冷静下来的青年女子微笑着说了一句,继而走出了房门。

    “我考,什么情况。”

    等年轻老妈走出房间门,好一会儿才晃过神来的周安安打量着周围有些陈旧的房间,床头落地书柜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学习用书,还有一台白色的正方形磁带播放机,旁边整齐地放着一排磁带盒,有还珠、有小齐、有小苏、有小蔡、有……

    这不是他以前住的老房子吗,自从市区买了一套二手房之后,他也顺便给家里翻新装修了一下,过了三四年,已经都快忘记当年的老房子是什么模样了。

    再转头看着柜子长镜中的面孔,周安安忍不住张大了嘴巴。

    年轻白净的瘦脸,嘴唇上面一层淡淡的绒毛,怎么看都是没长熟的小屁孩。

    狠狠一捏,我了个去,辣么痛。

    怎么梦里还会痛?

    不科学啊。

    摸着被捏红的脸蛋,周安安的眼神变得呆滞。

    究竟是他做了跨度十几年的梦,还是十几年后重生过来的灵魂。

    等等,他怎么就想到重生了,难道是最近在起点上重生小说看多了,目前最要紧的是这个梦怎么如此真实?

    先回忆一下昨天吃了什么,嗯,无火火锅加一瓶价值二十五块的苹果醋,一杯十五块的新时沏奶茶,还和新认识的小妹妹去网吧开了个一小时十块钱的豪华包厢,之后陪着小妹妹通宵的时候累得睡着了。

    至于十七岁高中毕业后那几天的内容,几乎没有任何清晰的记忆。

    嗯,妥了,这么说来,是他在网吧做的梦。

    做梦有什么好做的,还是快点醒吧,即将攻陷的小妹妹还在等着他呢。

    他都已经计划好了,等这位刚成年的小妹妹通宵结束,肯定会有点累,那他就可以建议对方去旁边的假日酒店套房休息休息,他连房间都预订好了。

    至于绝对不会碰对方的承诺,那就要看情况而定了。

    “我要醒来。”

    捏紧自己的双手朝着天花板大声喊了一下,想着拿小刀捅捅自己的周安安决定还是来个无痛的苏醒方式。

    做个梦,总不要流血吧,刚刚捏了一下,也有痛感的。

    “醒来。”

    “我考,快醒来。”

    ......

    五分钟后,面对老妈奇怪的眼神,周安安很明智地闭上了嘴。

    虽然是个梦,总不好忤逆老妈不是。

    只是,这个梦,未免睡得太沉了点,这样还不醒。

    要不从床上滚下去,一般情况下,跌落感可以让他快速苏醒。

    就这么办,滚着薄被子的周安安一个滚动,整个人从床上滚了下去。

    考,怎么这么痛。

    摸着撞到书桌的额头,周安安暗骂一声。

    什么情况,什么情况......

    MMP,难道真是他十几年后的灵魂重生回来了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。

    穿上有些陌生的便宜T恤,周安安在卫生间里用冷水拍了拍脸,再看看自己下面随意撩拨两下就一柱擎天的扛把子,觉得有些不可置信。

    莫非,他真重生了?

    接受不了,接受不了。

    他先回忆一下,如果重生,这个时间是?

    现在的时间点,复读,复读,复读......

    回忆着年轻老妈先前的话,周安安的记忆快速搜索,继而锁定了一个时间段。

    他老天的,竟然重生到了高考后的暑假,25年7月,那个有史以来因为高三复读问题第一次和老爸激烈对抗的第二天。

    凭什么,凭什么,他昨天都才签署好租房合同,拿下了总部大厦的两层楼近两千多平米,准备扩大自己的辅导学校,一展宏图,继而走上人生巅峰。

    那个时候,漂亮的妹子不是大把大把的来。

    父母均健在,自己潇潇洒洒,日子绝对美得不要不要的。

    可是,可是,怎么就重生了。

    那他多年的奋斗不是白费了,那些曲曲折折的辛苦都白承受了,那大把大把的妹子不是白想了。

    重生,不是失意的人的专利?

    怎么他这个准成功人士竟然列入了重生大军的名单,简直是有黑幕啊。

    他,不服啊。

    这一刻,周安安感觉好绝望。

    多年来吃的苦,奋斗的经历,全TM成了一场梦。

    即将攻陷的妹子,也白瞎了他半个多月的网络陪聊。

    一直到吃完晚饭,周安安都还没有缓过神来,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。

    “安安,既然你不想复读,爸爸就不逼你了。”

    看着愣愣的儿子,以为儿子还为复读忧心的周友良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安慰了一句。

    昨天晚上的情况,吓到了老婆,也吓到了他。

    他从来没想到,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的儿子,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。

    即便他再想儿子考名牌大学,却也不能硬逼着儿子去复读,儿子已经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思想。人生的道路,还是要靠他自己去决定。

    再者,逼下去,他老婆都要闹离婚了。

    “谢谢爸。”

    同样的对白,再次听到老爸这句安慰的话,周安安的心神震动,强忍住眼中莫名的泪水,低头扒着碗里的饭。

    这泪腺有点发达啊,他已经很久没和老爸这样平静地交流了。

    原本还有些魂离天外的错觉,在这一刻快速回归。

    无论前世今生,父母的舐犊之情都没有任何改变,他依然是父母最疼爱的人。

    多年父子对抗,长大成熟之后,迈入社会的周安安方才理解父母对他的苦心,那时候脾气相冲的父子俩却是关系不睦多年。

    可惜,正当他事业蒸蒸日上,准备好好孝敬年迈的父母时,重生了。

    还好的是,只是回到了他的少年时代。

    要是回到四五岁的小屁孩,他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无法自主的孩童时期,想想都阔怕。

    貌似,他运气还不错。

    “你长大了,自己的路要想清楚,爸爸妈妈能帮你的,只有这些了。”

    听着儿子感谢的话,周友良脸上的笑容舒缓了许多。

    或许,真的是他太执着了,龙川校长那里可以早点回掉了,顺便定个几桌酒席。

    毕竟他儿子好歹也算是考上了个本科大学,村子里没几份,自然要好好庆祝一下。

    “妈,我来帮你洗。”

    吃完晚饭,看到年轻老妈准备去洗碗,心有愧疚的周安安自告奋勇地上前帮忙。

    他还想再试试,平日里从不洗碗的他,会不会从梦里醒来。

    “不用不用,你自己去看电视吧,没事可以去村子里逛逛。”

    挥手赶走凑乱的儿子,王景玉系好围裙,开始打扫厨房。

    “哦。”

    面对老妈的强势,周安安放弃了卖好的举动,走回客厅。

    老爸已经去村里散步吹牛了,客厅里只有周安安一个人在看着不停变幻画面的电视机,一个个熟悉的内阁领导出现在新闻之中。

    还有一些贫困国家的劳动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一个个准确的名字出现在旁白中,没有丝毫的违和感。

    梦,还没有这么强大的真实感吧。

    眼神来回打量着尚未大改装的老式客厅,摸着还有好几年才会淘汰的旧木沙发,周安安的思路在以千分之一秒速快速转动着。

    这是25年的7月15号,高考志愿已经填完,按照前世的轨迹,他即将度过吃了就睡,睡了就吃的两个月,之后去大学报到,继而度过碌碌无为的四年大学生涯。

    毕业后,蹉跎几年,懵懵懂懂浪费了一段时间后,终于找准了自己的定位,从事教育辅导,继而风生水起,一路发展为数十位员工的辅导学校。

    只是,落后了同龄人许多,也错过了诸多美好的风景,让他充满了遗憾。

    或许,这是大学扩招之后,大部分普通大学生的常见经历,甚至于周安安后来取得的一点成绩,也足够让很多人羡慕,但周安安自己清楚,有些东西,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的。

    比如,曾经追过的女孩。

    嗯,貌似他大学毕业以前连女生的手都没碰过。

    归来仍是少年,他的运气还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