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大和尚赵小南小说-大和尚赵小南修仙小神农免费阅读

    赵小南 时间:2021-09-14 19:46:49

    小说简介:《修仙小神农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!作者为大和尚,主角是赵小南,赵小南小说精彩节选:六月天,孩儿的脸,那是说变就变。前一刻还艳阳高照,转眼就大雨倾盆。赵小南扛着铺盖,刚翻过了三座大山,眼看就要到家了,却被这忽然杀到的大...

    大和尚赵小南小说-大和尚赵小南修仙小神农免费阅读

    第一章 风雨土地庙

    六月天,孩儿的脸,那是说变就变。前一刻还艳阳高照,转眼就大雨倾盆。

    赵小南扛着铺盖,刚翻过了三座大山,眼看就要到家了,却被这忽然杀到的大雨拦住了去路。

    离村子还有二三里路,左右也没有人家,正在赵小南发愁的时候,忽然发现了一个土地庙。

    赵小南闷头冲了进去。抹了把脸,赵小南这才有时间打量这间土地庙。

    庙内供奉着一尊泥塑神像,只是供桌上积攒了一层灰,香炉内也没有香火,看起来已经是很久没有人来。“看起来土地爷爷混的也不怎么样啊!”

    赵小南感叹一声。

    他今年二十三岁,因为在学习方面实在没两下子,初中没念完,就跑到外面打工去了。期间认识了一个同乡女孩符晓丽。两人朝夕相处,互为依靠,渐渐日久生情。跟她在一起三年,赵小南的工资几乎就没往家拿过,全被符晓丽挥霍一空。父母催着结婚,赵小南却发现符晓丽,背着他勾搭上了一个他们县城那边的一个富二代。

    赵小南打死也想不到符晓丽会背叛他。

    在符晓丽从他们租住的房子搬走之后,赵小南隔三差五的收到催款短信。一查之下才发现,符晓丽居然以他的名义,贷款了二十多万。

    催债人不仅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甚至还打回了他家里。他的父亲赵卫国一气之下,病倒在床上。赵小南不得不回家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里。

    没脸啊!

    赵小南抬头望天,就见雨越下大越大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    赵小南见天色不早,干脆打开铺盖,准备在土地庙里将就一晚。

    闭上眼。若有若无的女人哭声传来。

    赵小南睁开眼,就见天色昏暗,雨水串连成线,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  赵小南以为自己听错,翻了个身,正要入眠,就听一声女人的痛呼从远处传来。

    “哎呦!”

    赵小南闻声望去,就见一个穿着睡裙的短发女人,扑倒在离土地庙不远的土路上。

    短发女人好像伤到了哪里,挣扎了半天也没爬起来。

    赵小南赤着脚,冒雨冲了出去。

    “莲姐?”

    吴晓莲此时也看清了赵小南,有些狼狈的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  “是小南啊!”

    吴晓莲双眼红红,似乎刚哭过一场。

    赵小南点了点头,抓住吴晓莲的胳膊,把她扶了起来。

    吴晓莲的丈夫叫徐刚,比赵小南大十岁,是个卡车司机,家中条件还不错。因为吴晓莲不想闲着,也不想种地,所以由徐刚出资,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小卖部,吴晓莲自然而然成了老板娘。

    赵小南把吴晓莲扶起,吴晓莲又痛叫了一声。

    “啊!”

    “怎么了?”赵小南问。

    “被石头磕到膝盖了。”吴晓莲回了一句。

    “我先扶你到庙里吧。”

    吴晓莲看着黑漆漆的土地庙,点了点头。

    两人到了土地庙,赵小南扶着吴晓莲坐在了自己的被褥上。

    “磕到哪了我看看。”赵小南拿出自己的手机,打开里面的‘手电筒’功能,照在了吴晓莲的膝盖上。

    吴晓莲穿着白色纱纺睡裙,此刻双腿一曲,本来遮着大腿的裙摆,忽然滑开。

    吴晓莲脸一红,双腿一并,连忙扯着睡裙下摆遮住春光。

    赵小南感觉心跳加速,嘴唇发干。看了吴晓莲一眼,就见吴晓莲也是满脸羞红。

    赵小南轻咳了一声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点。

    吴晓莲的膝盖上有些泥巴,赵小南伸手抹掉,就见吴晓莲膝盖上红通通的,有些浮肿。

    “应该没有伤到筋骨,如果不放心的话,明天去医院看看。”

    “嗯,谢谢你了小南。”吴晓莲轻声道谢,由屈坐变成了跪坐。

    “没事莲姐,跟我客气干什么。”

    吴晓莲看了一眼雨势,“看来要短时间是停不下来了。”

    赵小南打量了一眼吴晓莲,问:“莲姐,你这大半夜的,又下这么大雨,是要去哪?”

    吴晓莲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    “回娘家!”

    赵小南有些奇怪。

    “天这么晚了,下雨又不安全,怎么不等明天让刚哥送你回去?”

    吴晓莲听到赵小南提徐刚,脸色立刻冷了下来。

    “别跟我提他。”

    一看吴晓莲这样子,赵小南心想多半是夫妻拌嘴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吴晓莲犹豫了一下,终是说了出来。

    “他找女人了。”

    自从出了大山之后,赵小南就对这人和社会,有了很多了解。卡车司机一年里,倒是有有三百多天在外面打转,在外面找女人泻火,本来就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    “那莲姐你准备怎么办?”

    “怎么办?当然是离婚!”吴晓莲看上去态度很坚决。

    赵小南叹息一声,说道:“刚哥也真是的,家里有这么一个大美人,还出去瞎搞!”

    吴晓莲神情有些落寞。

    “什么美人,都成黄脸婆了!”

    赵小南连忙说道:“莲姐你脸哪黄了,白白净净的,城里那些小姑娘皮肤都没你好。”

    吴晓莲听赵小南这么说,有些半信半疑。

    “真的?”

    赵小南猛点头。

    赵小南说的倒不是说假话安慰吴晓莲,吴晓莲现在不过二十七八岁,年轻本来就不大,平日里在村子里没什么烦恼,善水村又养人,所以吴晓莲看上去皮肤十分白嫩。

    “你喜欢我么?”吴晓莲忽然开口。

    “啊?!”赵小南醒过神来,以为自己听差了,赵小南不禁口干舌燥。

    吴晓莲一把抱住了赵小南。

    赵小南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  “莲姐,这样不好。”

    “晓莲……晓莲……”

    赵小南吓了一跳,连忙把吴晓莲给推开。

    “莲姐,刚哥找你来了。”赵小南惊慌道。

    吴晓莲坐起来,出奇的镇定。

    “不用怕,你躲土地像后面。”

    “那你呢?”赵小南有些担心的问。

    吴晓莲起身抱起赵小南的铺盖,塞到了赵小南的怀中。

    “我先回家,你快躲起来。”

    赵小南也知道大半夜的,孤男寡女,就算自己有八百张嘴也说不清楚。于是赵小南抱着自己的铺盖,慌里慌张躲到了土地神像后面,听见吴晓莲离去的声音,有点失落。

    不过想到吴晓莲以后离婚了,自己机会多的是!

    赵小南心里想着吴晓莲,翻来覆去半天才睡着。

    半梦半醒之间,忽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。赵小南睁开眼,发现是一个穿着土黄色长袍,头戴圆帽,手持鹿杖的白胡子老头儿。

    “你是?”赵小南看着老头儿有些眼熟。

    老头儿没有说话,笑着指了指原本土地神像的位置。赵小南一看,就见土地神像竟然不翼而飞!

    赵小南目光转到眼前的老头儿身上,想到土地神像的模样,立刻惊恐万分。

    “你是土地爷爷?”

    赵小南趴在地上就要跪拜,却被老头儿拦住。老头儿揪着他脖子后面的肉皮,稍一用力,赵小南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赵小南只觉眼前一花,再次回过神来时,发觉自己被扔坐在了一个泥墩子上。左右看了看,发觉现在坐的位置,正是原先摆放土地神像的位置。

    赵小南大吃一惊,就见那个形似土地爷爷的老头儿对他笑了笑,然后拄着拐杖,抬腿就出了土地庙,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。

    赵小南刚想起身,却发觉自己的屁股好像被粘住一样,怎么样都起不来。

    “救命啊!”

    赵小南猛的惊醒,坐起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。看了看四周,他依旧在土地庙内,庙外风雨不再,一轮红日东升。

    原来是一场梦!

    赵小南长出了一口气,扭头看向土地神像,就见土地神像依旧好端端的矗立在那里。

    起身收拾好铺盖,赵小南背在身上,正要离开土地庙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。

    哪里不对呢?

    赵小南回过头看向土地神像。不看不要紧,一看赵小南就吓了个半死。

    土地神像装扮上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样子却已经变了。土地爷爷没了胡子,年轻了不少,笑起来的样子,竟然跟他有八分相似。

    “妈呀,见鬼了!”

    赵小南拔腿就跑,快要进村时,才放慢了脚步。

    咦?他们头上是怎么回事?

    赵小南发现了村民们的异常。

    村子里早起的村民的头顶上,竟然漂浮着一团团雾状般的气体,大多为灰白两色。

    就在赵小南好奇是怎么回事时,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【望气术】三个字。

    在这三个字出现的时候,赵小南第一时间就理解了【望气术】的意思,好像这个【望气术】他本来就知道一样。

    无论是人、动物还是植物,只要是生灵,他的头顶上就会有气象。每个人的气远不同,头顶上显现出来的也由灰到红各不相同。

    【望气术】是土地神的神通之一。

    土地神有五大神通。

    一是【望气术】,二是【肥地术】,三是【控雨术】四是【神符术】五是【回春术】。

    【望气术】可查验天下万物的气象,好比游戏里的被动技能,施展出来,并不需要耗费灵力。

    【肥地术】可使土地肥沃,万物生长,一丝灵气可以覆盖一分地,十丝灵气可以覆盖一亩地。

    【回春术】可使万物返老还童,起死回生。

    【控雨术】可以操控雨降或者雨停,一丝灵气可以覆盖一分地,十丝灵气可以覆盖一亩地。

    【神符术】可以祈福、避祸、镇宅、驱鬼、安神。绘符时所用的灵气越多,功效越强。

    至于灵气怎么获得,需要得到他人的感激才能聚集。

    赵小南闭上眼感受了一下,只在以自己为中心的十步以内,超过十步就感受不到了。

    在这十步之内,他能感受到雨水慢慢渗入地面,淹了仓鼠的老巢。也能感受到不远处的树枝上,一只燕子口中衔着一只虫子,而燕窝里,几只小燕子正在嗷嗷待脯。

    赵小南睁开眼,拍了拍自己的脸,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  “我居然成了土地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