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凉昔挽歌罗浅萌 慕翎泽-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凉昔挽歌在线阅读

    罗浅萌 慕翎泽 时间:2021-09-14 19:24:29

    小说简介:君折江山不折美人罗浅萌慕翎泽-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免费阅读最新的章节动态,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入口:小说《君折江山不折美人》是作者凉昔挽歌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罗浅萌慕翎泽。小...

    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凉昔挽歌罗浅萌 慕翎泽-君折江山不折美人凉昔挽歌在线阅读

    "大小姐,您不用藏了,侯爷叫小的带您出府转转!"罗府侍卫白吁在后院喊着。

    小小的身影在后院房顶趴着,静静的看着白吁的一切,看着白吁慢慢的走到正趴着的房顶前,她也慢慢起身。

    只听"诶呀"一声,小小身影已经趴在了白吁的后背上,蒙着白吁的眼睛。

    "你是说爹爹让我出去玩?"

    "准确的说是你和我一起出去。"小身影跳了下来,踢了白吁一脚。

    "那还不快走,在家都被憋坏了。"

    "是,大小姐。"白吁跟在小身影后面。

    这小身影就是罗侯府的大小姐,罗侯爷罗擎玱的大女儿-罗浅萌,从小就古灵精怪,还有一身的三脚猫功夫,跟个男孩一样,但是却又长了张倾国倾城的脸蛋。

    "你说爹爹为何今日放我出来?"我环个手走在前面,看着京城边上的小摊铺,问着白吁。

    "可能侯爷知道大小姐在府中闷得慌吧。"白吁在后面翻了个白眼,侯爷怎么可能放你出来,要不是我死求侯爷让我带你出来,可能我就被你弄死在侯府里了。

    "身上带银子了没有,我们去人市上转转。"我停下,转过身去,向白吁伸出了右手,左手插着腰,向白吁要银子。

    "大小姐,我出门急……"

    "拿来!"我死死盯着白吁,点了点头装着狠。

    白吁拿出来一袋子银子,放在我手里,我打开数了数,还不少,点点头,把钱袋绑在腰间,转头就跳着走了。

    "大小姐,您省着点花,这是我的钱,不是侯爷给您出来玩的钱。"白吁在后面跟着,但心里却是一阵悲伤,每次出来一个月的月钱就没了。

    京城街上小商铺倒是不少,有卖香包的,有卖包子面条的,还有大商铺,比如说丞相府的"黎花铺"卖首饰和衣服的,还有一些药铺,仔细看看还有不少好玩意。

    但是罗浅萌从来都不买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一出府门就直奔人市,所谓的人市,就是贩卖人口的地方,这些人都是一些被抄家官府家里的下人,府里的大人死了之后,这些人就被抓到人市来贩卖。

    罗浅萌左看看右看看,却从来都没停下来认真看过什么东西,很快就到了人市。

    人市今天人也不少,刚发月钱的一些家室还不错的人家都会来这里买一些人回去当奴婢。

    "大小姐,今天你准备买几个人啊?我们出来之前侯爷告诉我让我们少买点人回去,府里的奴婢已经够了。"白吁一边看着人市的人,一边在罗浅萌身边保护着,这人市也算上是京城比较乱的地方了。

    "今天不多买也不少买,刚刚好,两个。"我拉着白吁走到人市的台子下面,指着台上两个被绑着的姑娘。

    "大小姐,你为什么买这两个姑娘?"白吁不解的问着我,我翻了个白眼给他,心里早就嫌弃他几百遍。

    我向人市台子的左侧指去,一个年纪不大的妇人一脸的焦急看着台上的一个姑娘。

    "看见那个妇人没有,她的焦急显然就是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焦急,她看的那个姑娘肯定是她的孩子,所以,我们把她买下来,让她和她娘亲一起过自己的生活去。"罗浅萌虽然有很多霸道的习惯,但是心眼却很好。白吁点点头,让罗浅萌继续说道。

    "而另一个女孩,我看着顺眼,回去收拾收拾给我当朋友吧,照顾我的朋友。"罗浅萌为什么说是照顾她的朋友呢?因为他爹爹总是给她一些婢女,而那些婢女不是跪地,就是大小姐大小姐的叫,她很不习惯,在她眼里人都是平等的,所以身边一直都没有一个朋友一样的婢女。

    "那小姐上去买人吧!"白吁赶了赶挤在罗浅萌身边的人,然后蹲下伸出手,罗浅萌倒也不含糊,左脚踏上,一个翻身就到了人市台上。

    "诶呦,罗大小姐今日又来买人啦!"人市老板一看罗浅萌上台就赶紧招呼着过来,人嘛,看着有钱人都会上前巴结,更何况是罗浅萌这样一来就花钱的人。

    "嗯,这两个姑娘,我要了,多少?"我指着后面已经被白吁松绑的两个姑娘。

    "大小姐,要不咱们还是原来的价?"我一听,原来的价?一个人八十两?回去还不是向上次一样被打一顿,我藐视的看着老板把腰间的小皮鞭拿了出来,比划了比划。

    "八十?这又不是两个壮汉,要八十,老板,你是看我爹不在是不是。"那老板一看我也不好惹,立刻到我身边向拜神一样拜着我,装出可怜的样子。

    "诶呦,我的大小姐啊,这,这一向给您都是最低价了啊!"我看他还是不降价,只好把我的小皮鞭拉开甩了甩,最后一下还有声响,吓得那老板都开始颤抖了。

    "五十,五十两,大小姐,五十两可以了吧!"那老板指着那两个姑娘。

    "一个人五十两,大小姐您看……"

    "两个五十两。"我伸着胳膊用手比划了个五,这个价钱可真是要了那老板的老命了,上来跪着就求我让我在加点,我才不管呢,本来贩卖人口就是不对的事,给他钱就算好的了还跟我商量价钱,我呸。

    白吁上来就把那老板拉开,我把钱袋给了白吁,白吁数了五十两给了老板,我拉着两个姑娘就下了人市台子,往边上的丰柳阁走去。

    进了丰柳阁就往以往的包间走去,还顺便让小二上一些好吃的菜,进入包间我就指挥白吁去买三身女子的衣服,白吁一脸的不情愿,我上去就把他踹出了包间。

    "二位姑娘坐吧,我把二位姑娘买下来是有一定原因的,先吃顿饭再说。"二位姑娘坐下之后,都不说话,我也就顺便问了她们两个的名字。

    要留在我身边的姑娘叫锦年,另一个姑娘叫凤宛柔。两个姑娘细看的话可以看出都是美人胚子,只不过衣着和脸都不是很干净。

    没过多久小二上菜,白吁也回来了,手上不止那了衣服,身后还跟着一个妇人,就是刚才人市台下一脸焦灼看着凤宛柔的妇人。

    "娘亲!"凤宛柔看见那个妇人立刻就站了起来飞奔到妇人怀里,两个人抱着,像是很久都未见过一样。

    "小姐,感谢您救了宛柔,我们愿做牛做马报答您!"那妇人拉着宛柔跪了下来,一直磕着头。

    我早已习惯这样突如其来的下跪,因为之前买回来的人也都是这样的。

    我上前把两个人都拉了起来,把刚才白吁买来的两套衣服给了宛柔和这个妇人,转身把另外一件衣服给了锦年。

    "我买宛柔并不是想让她做牛做马的,而是让她和您团聚,而锦年是因为看着顺眼,想要留下来当可以照顾我的朋友。"

    "你们先去隔壁房间换衣服吧,换完了回来我们一起吃饭。"我对她们笑着,推着她们去了隔壁,回来就见白吁一脸悲伤的站在那里。

    "干嘛板着一张脸?"我站在他前面捏了捏他的脸,他看着我瘪着脸。

    "大小姐,你为什么对她们那么好,为什么不对我好点。"

    "爹爹让你保护我,可是我不用你保护欺负你就好。"我坏笑着对他说,白吁一听生气不理我了,我就"噗嗤"地笑了,比我还大3岁的人既然有着孩子的脾气。

    "好了好了,回去让爹爹给你涨月钱。"白吁一听就开始笑,就知道他爱钱。

    逗完白吁,门就开了,三个很美的女人走了进来,果然,人靠衣装啊,换了身衣服,就变得无比耀眼,尤其是凤宛柔,一个清纯美人,连白吁都不忍多看两眼。

    "好了好了,快坐下吃饭。"我招呼着她们三个坐下,也把白吁拉到我旁边坐下,一起吃饭。

    吃饭时只有吃饭的声音,没有说话的声音,安静的连外面小商铺老板数钱的声音都能听得见。

    "咳咳,大小姐我吃好了。"锦年擦着嘴,眨着眼睛看着我,我笑着,也放下筷子,白吁见我也就放下筷子,凤宛柔母女俩看我们都放下了,她们俩也放了下来。

    "宛柔,接下来你就和你娘好好生活吧,这是一点银子,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。"我把白吁腰间的钱袋子给了凤宛柔,但是她却没拿。

    "大小姐把我买回来,这个恩情我都还不回去,这银子就跟不能要了,小姐拿回去吧。"风宛柔把钱袋推回来,但是我不肯放弃,做好人就做到底,如果现在没有银子,她们又被抓回去,要怎么生活啊!

    "好好生活,好好打拼,到时候说不定也会成就一番的,别放弃,到时候有钱了再还我也不迟,好了,我们走了,后悔有期。"我不想再说下去,到时候凤宛柔在拒绝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拉着锦年和白吁就走了。

    锦年就比她们俩个方便的多,也开朗很多,和我聊的来,还大致的问了我回府之后该怎么办,我给她说了好多规矩,听完之后一脸的不可思议,后来告诉她都是骗她的,气的她小脸都红了,闹着闹着就回到府上了。

    "爹爹,爹爹,我回来啦!"我跑到前殿,就看见爹爹一脸无奈的笑着。

    "行了行了,别喊了,整个府都知道你回来了!"爹爹挥了挥手,让我闭嘴。

    "今天出去,是不是又去人市了?"爹爹审问着我,我也不好说不是,就把后面站着的锦年拉到前面。

    "这是今天花了五十两买的锦年,爹爹你不是一直都想给我个婢女吗?锦年就行了,你就不用在给我找了。"我拍了拍锦年的肩,让白吁带她去我屋,我就坐到爹爹的旁边,把茶递给爹爹。

    "今日让你出去,是让你解解闷,明天开始就要在府里好好习武,好好念书十天,十天之后有件大事让你去做。"

    "十天?爹爹你是要把我逼死啊!"我一听十天,我就崩溃了,十天习武念书,非得把我折磨死不可。

    "你这丫头,就十天而已,十天之后有你玩的!"

    "爹爹,十天之后我要去哪啊?"

    "十天之后你不就知道啦,行了,赶紧回屋去。"爹爹赶着我,我端着他手里的茶喝了一口就往外跑,做着鬼脸。

    "知道了,老侯爷。"气的爹爹拿着鞋底就出来追我,骂着我小兔崽子,我就绕着后院跑,跑着跑着就回屋,老侯爷在门口等了一会就回去了。

    我把锦年安排在侧屋里,给她找了床厚厚的棉被让她盖着,我也洗漱之后就休息了,但是没想到的是,明日的习武不是一般的习武,而是练死人的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