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沈黎-桥小夏小说精彩章节-作者凤小溪作品

    沈黎桥小夏 时间:2021-09-14 19:17:25

    小说简介:经典美文《沈黎-桥小夏》由知名作者凤小溪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黎桥小夏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哐啷一声响动。把桥小夏从睡梦中惊醒。谁啊那么吵。桥小夏坐起来,...

    沈黎-桥小夏小说精彩章节-作者凤小溪作品

    1. 第 1 章

    哐啷一声响动。

    把桥小夏从睡梦中惊醒。

    谁啊那么吵。

    桥小夏坐起来,一个脏兮兮的小孩立刻抽泣:“娘亲,然然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打然然。”

    小孩旁边是碎了的瓷碗,看来就是这个响动才把她弄醒的。

    等等,喊她什么?

    娘亲?

    她一个妙龄少女,怎么就成娘亲了。

    桥小夏看着周围的一切,眼神充满震惊。

    这是哪啊?!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脏的房子!

    她穿越了?还是有人整她?

    见娘亲一直不说话,沈殊然哭的更厉害。

    他就是太饿了,爹爹又没回家,只能自己倒水喝。谁知道会把碗打碎,吵到娘亲睡觉。

    桥小夏有点头疼:“别哭了。”

    就这句话把小孩吓得更加厉害,肩膀一缩一缩,不敢出声。

    桥小夏想下床,这房子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,只好穿上鞋找扫把。

    看见娘亲拿了扫把,沈殊然立刻跪下来:“娘亲,上次的伤还没好,您打轻点可以吗?”

    打轻点?

    桥小夏有点懵,她虽然不喜欢小孩子哭,可也不会,更别说这个孩子瘦瘦小小,一口一个娘亲。

    她怎么可能下得去手。

    除了昨天晚上看的那本,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配角打骂亲生孩子,还跟野男人私奔,把孩子都害。

    最后被她丈夫弄瞎双眼,活活冻死。

    看的时候,桥小夏觉得自己的名字是恶毒女配怪怪的。

    可是又觉得很爽,当时她就想,自己要是书里的桥小夏,肯定不会这么对孩子。

    难道说???

    桥小夏声音有点颤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难不成娘亲睡糊涂了?

    “我叫沈殊然,爹爹起的名字。”小孩乖巧道。

    沈殊然,完了。

    桥小夏握紧扫把:“你爹叫沈黎?”

    看着小孩疑惑点头,桥小夏有点崩溃。

    她穿书了啊啊啊啊啊啊。

    而且还穿到炮灰女配身上,她这个相公特别不好惹啊,就是黑心狐狸,最会算计人。

    现在人家只是一时落魄,最后金榜题名,又抓住时机当了本朝首辅。

    而她,这个炮灰女配,。

    桥小夏无语看苍天。

    她做了什么孽?

    按捺住心中的悲切,桥小夏硬是挤了个笑容出来:“饿了吧,我给你做饭。”

    身为男主,也就是她现在的相公沈黎,非常疼爱这个孩子。

    还是先做点好事保命吧。

    沈殊然不敢置信,娘亲要给他做饭?

    平时如果爹爹不会回来做饭,娘亲都是不起床的呀。

    沈殊然不敢说话,偷偷看着母亲。

    见她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,然后去厨房做饭。沈殊然跟在后面,根本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  厨房里还算整洁,应该是有人打扫过,但看的出来,那人时间很紧,只把需要的东西擦的很干净。

    桥小夏心里好受了点,厨房有点野菜,两个鸡蛋,晒干了的香菇跟面粉。

    桥小夏知道这些东西,除了面粉是男主给人写信赚钱买的之外,其余的都是去山上采的,没办法,谁让他们家太穷了。

    看看这些东西,桥小夏就决定好蛋香菇,鸡蛋野菜的饺子。

    做法简单,能让小孩快点吃上东西。

    她都听见沈殊然肚子在叫了。

    先把面团揉好放一旁醒面。

    两个鸡蛋拌少量面粉,在锅里翻炒,其实不要面粉更好,但是鸡蛋太少了,只能这样做。

    野菜用热水烫一下捞出切碎,取半份炒好的鸡蛋,加上各种调料,饺子馅就做好了。

    面再揉几下,揉成细长条,开始擀饺子皮。

    不到半个时辰,十几个饺子下锅,白白胖胖的饺子看着别提多可爱了。

    桥小夏火候掌握的很好,煮出来的饺子面皮紧实,馅料充足。

    小孩吃的舌头都烫到了。

    “熟了吧?我给你端外面吃。”桥小夏说道。

    这是暮春的下午,外面天气暖和。

    主要是桥小夏不想让小孩去房间里,不知道多少年没打扫了,实在是太脏了。

    煮够小孩子吃的,桥小夏顺手做好了香菇鸡蛋的饺子,放在一旁,晚上她饿了可以吃。

    看着脏兮兮的厨房,桥小夏挽起袖子,把乱七八糟的柴火收拾起来。地面一层厚厚的灰尘清理走。

    足足一个时辰,厨房才像回事。

    桥小夏深吸口气,还没做完。

    还有卧室,她都佩服原主,怎么在那么恶心的地方睡下去。

    小孩吃完饺子,自己把碗洗干净,过来给桥小夏搭手。

    桥小夏看看他没说话,只让他做点简单的活。

    卧室的脏东西更多,看的出来原主还在床上吃过东西,上面还有食物残渣。

    桥小夏捏着鼻子把铺盖卷起来扔到院子里,木盆被她找出来,全都浸泡在里面,不一会,水都变成黑的。

    桥小夏摇摇头,这家人也挺惨的。

    男主娶了个懒婆娘,懒婆娘还嫌他穷,什么家务都不做。

    全都推给男主。

    可是男主又要读书,又要给人挣钱。

    镇上的富豪虽然是男主亲戚,但他们之间有仇,百般刁难男主。

    要不是他们刁难,男主也不会挣不到什么钱。

    没事的时候还要去山上挖野菜给孩子和懒婆娘充饥。

    桥小夏知道男主没把原主赶出去的原因。

    就是沈殊然还太小了,每次男主出门,孩子都放到原主屋里,至少不会乱跑。

    至于男主每晚住在书房,基本不会踏进原主房门一步,估计也是嫌原主脏。

    沈黎走进院子就觉得不对劲。

    平常脏兮兮的院子竟然打扫过,除了他会拿出来洗衣服的木盆里浸泡着黑乎乎的东西,很恶心。

    “然然,爹爹回来了。”沈黎朗声道。

    谁料走出来的不止是沈殊然,还有桥小夏。

    沈黎眼里闪过厌恶,对沈殊然招手:“过来,爹爹给你做饭。”

    沈殊然蹦蹦跳跳地过去:“不用啦爹爹,我吃过饭了,娘亲做的!”

    小孩子话里透着兴奋,仿佛吃到自己娘亲做的饭有多么开心,沈黎有点沉默,桥小夏听着也觉得害臊,这么好的孩子,原主都做了什么啊。

    “你给他做饭了?”沈黎语气里流露不敢置信。

    桥小夏尴尬地擦擦脸:“嗯,厨房还有饺子,你自己煮着吃吧。”

    说完扭头回房间继续打扫卫生。

    她不知道自己脸上被自己抹了道黑印,看着滑稽的很。

    沈黎牵着沈殊然走到厨房。

    厨房的干净程度超乎他的想象,桌子上的饺子个个都很饱满,可见包饺子的人非常熟练。

    沈黎心里升起疑惑,不动声色道:“然然,今天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?”

    “我打碎了一个碗,把娘亲吵醒,娘亲也没生气。”然然小声道,“但是娘亲问我叫什么名字,又问爹爹是不是叫沈黎。”

    沈黎眼底闪过深思:“嗯,煮饺子吧,你吃饱了吗?”

    “吃饱了!饺子好好吃哦。”然然从来都没觉得这么开心过。

    端着两碗饺子出来,沈黎开口,声音清冷:“吃饭吧,你那些东西一时半会收拾不好。”

    桥小夏脸一红,只好洗洗手坐到石凳子上。

    她吃东西很慢,细嚼慢咽的,看着就是家教很好的样子。

    沈黎暗中看她,见她动作利落,为方,吃饭不急不躁。

    跟之前那人差别很大。

    虽说坊间总有灵异怪志,会发生在自己身边?

    沈黎一向不信这个,又觉得可能是这个懒女人在装腔作势。可是看她吃完饭就去洗被褥,好像不是那么懒的人。

    沈黎走近去看,见桥小夏满头大汗,根本拖不动被子。

    “要拆开洗的。”沈黎淡淡道。

    虽然勤快了点,还是不会做家务。

    桥小夏抬头看他,心里有点害怕。

    这个男主可不好惹啊,以后朝堂上出名的老狐狸。

    “我没洗过,不知道。”桥小夏赶紧去拿把剪刀。

    沈黎看不下去,只好帮着她拆被子,里面的被芯一般来说不用洗的。

    也就是桥小夏这个太脏,实在没办法。

    桥小夏有点想哭,她在现代的时候什么时候自己洗过衣服啊。

    洗衣服太难了吧。

    沈黎坐在一旁,看着桥小夏不熟练地洗东西,半点没有搭手的意思。

    洗了两个时辰,才把被褥全都晾在院子里。

    房间也被桥小夏彻底打扫的干干净净。

    说是窗明几净也不为过。

    但是看着光秃秃的床板,家里有没有备用褥子,恐怕只能躺在睡了。

    等关上房间,桥小夏终于松口气。

    沈黎一直在看她!看的她心里发慌好吗?!

    自己的行为跟原主确实差别很大。

    但应该不会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,顶多会觉得自己幡然悔悟?

    桥小夏想了想,敲开沈黎的书房。

    要是以前沈黎肯定是不让她进来,今天淡淡开口:“进吧。”

    桥小夏看着烛光下的沈黎,狐狸眼微微上挑,仿佛能看穿人心。

    “那个,我今天改变这么大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  先发制人,就能处于先机!

    沈黎手指缓缓摩挲眼前的书籍:“很正常。”

    很正常?!自己从邋遢鬼变成爱干净的人,竟然很正常?

    沈黎又道:“人的改变只是需要一个契机,你正好改变了而已。”

    啊,这。

    好像也没错。

    桥小夏迷迷糊糊出门。

    沈黎又看眼前的书,上面记载着一些奇闻。

    前朝的时候发生过这种性格突变的事,实际是孤魂入体,里面的内芯早就换了。

    沈黎眼里闪过兴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