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154897在线阅读(丁羡周斯越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  丁羡周斯越 时间:2021-09-14 18:54:22

    小说简介:经典小说《154897》是丁羡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丁羡周斯越,书中主要讲述了:第一章 她是他爱人的替身半夜,丁羡正在睡梦中,周斯越满身酒气回到家,动作自然地抱住了她,轻声低唤:“萱儿……&rdq...

    154897在线阅读(丁羡周斯越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  第一章 她是他爱人的替身

    半夜,丁羡正在睡梦中,周斯越满身酒气回到家,动作自然地抱住了她,轻声低唤:“萱儿……”

    丁羡睡意朦胧,听见这一声呼唤瞬间惊醒。

    她的眉眼划过一丝苦楚,这么久了,她仍然无法适应。

    七年了,当丈夫每每抱着她的时候,总会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。

    丁羡睁开了眼睛,声音喃喃:“我是谁……”

    在她期盼到发亮的视线中,周斯越酒醒了一些,他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眼睛,然后缓缓盖住。

    丁羡的眼泪再控制不住,瞬间滚落。

    他曾经说过,她只有这双眼睛,和那个人不像!

    丁羡满心苦涩,顺从了七年的她,这次不想再忍让。

    “我不是洛萱儿,我是丁羡!”

    丁羡的理智全面崩盘,声音发颤。

    她的话让周斯越回过神来,他的神情恢复了冰冷。

    丁羡知道,周斯越的心她根本暖不了。

    正当周斯越俯下身去,亲吻她的脸颊的时候,她伸手抵在了他的胸膛:“以后能不能不吃药?”

    因为避孕药的副作用,生理期紊乱不堪,快失去做母亲的能力,甚至食不下咽,吃完药就呕吐不止。

    继续这样下去,死亡会比爱情先来。

    “不吃?”周斯越神情讥讽,一把掐住了丁羡的下巴说:“你已经如愿成为了周太太,就不该奢求其他的东西!”

    “我没有……”丁羡无力的争辩。

    丁羡看着他冷漠的眼神,满心凄苦。

    这时,周斯越表情冰冷:“萱儿的新戏需要替身,你去。”

    丁羡听到这话,冷意从骨子里不由自主的滋生,仿若刀剑贯穿。

    丁羡因为和洛萱儿外表极为相似,她曾经做过她的替身。

    大概也正是如此,只是孤儿的她才有机会被周斯越选中,成了周太太。

    即便如今的她演技已经能够独挡一面,还有“周太太”的身份加持,依然改变不了陪衬洛萱儿的命运。

    过去,只要洛萱儿有新戏开拍,她就得去当替身。

    戏中的替身要承担主角无法承担的危险动作,譬如吊威亚,或是挨打……

    如果纯粹是正当的替身动作,丁羡倒也无话可说,然而洛萱儿总在会借机折磨她。

    想到这些,丁羡断然拒绝:“我不去!”

    周斯越却充耳不闻:“你没有说不的资格!”

    “周斯越,她让我做替身根本就是要折磨我!”丁羡浑身颤抖,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悲伤。

    周斯越掐住了她的下巴,冷冷地说:“折磨?你以为当了周太太,就矜贵了?之前你有做萱儿替身的机会,可是巴不得凑上去!你别忘了,她身体虚弱,没办法完成高难度动作,都是谁害的!”

    “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害她,是她陷害!”丁羡把嘴唇都咬破了,才能逼自己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。

    七年前,丁羡和周斯越参加了一场晚宴。

    丁羡喝下了别人递过来的一杯酒,谁知一杯以后,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  等她再度醒来,她手上正拿着一把滴血的水果刀,洛萱儿却已经倒在血泊里……

    >>>>>>>>>>>>>>>>>>>

    "第二章 "

    第二章 挡箭牌

    “陷害?难道萱儿会拿刀伤害自己?”

    “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萱儿会是什么样的后果,我想都不敢想!”周斯越看着丁羡的目光充满仇恨和厌恶。

    他的手扼住了丁羡的脖颈,越收越紧……

    就在丁羡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周斯越才终于放开她。

    周斯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嘲讽地笑了:“你要感谢萱儿,要不是你这张脸,你早得在铁牢里度过余生!”

    丁羡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,是啊,除了这张和洛萱儿八分相似的脸,她还有什么值得周斯越留恋?

    她突然嗤笑起来:“周斯越,你和洛萱儿不会有结果的!我真后悔当初记者拍到你和洛萱儿的时候,就应该让你们被曝光!而不是按你的要求,承认照片中的女人是我!”

    洛萱儿是周斯越的继母带来的孩子,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周家家大业大,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股价震荡。

    而洛萱儿身为一线明星,也经受不住这样的舆论攻击。

    当年周斯越突然提出结婚,丁羡激动又惊喜,因为从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,自己就对他一见钟情。

    尽管丁羡知道,她只不过是洛萱儿的一个挡箭牌!

    可即便是这样,她也觉得只要待在周斯越身边,就会幸福。

    可现实给丁羡的,却是最致命最痛苦的打击。

    这么多年,只要她出现在媒体上,总是有很多负面消息,大都是讽刺她一个小小的替身,靠嫁给周斯越上位。

    在这个城市,丁羡两个字,成为了心机女的代名词。

    就算如此,她也认了,谁让她对周斯越交付了真心呢。

    可她没想到的是,周斯越从来没给过她任何的温柔,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。

    “丁羡!我看你是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!”周斯越仿佛被戳中心事,声音冷漠,“你的心脏,还有孤儿院的资助,我随时能拿回来!”

    丁羡绝望地闭上了双眼,在他眼中自己永远都欠着他,既然如此,还有什么好争辩的

    周斯越看着丁羡,厌烦的转身:“今天你要是没有出现在片场,就准备好承担后果!”

    门被摔得嘭一声响,丁羡蜷缩在床上失声痛哭。

    自己这颗心脏她随时都能还给他,可是孤儿院的资助一断,会有数十个像她一样的孤儿挨冻受饿,而且好几个孤儿因为先天疾病,还在医院治疗,决不能断了医药费。

    最后,丁羡还是去了片场,她很清楚周斯越一向说到做到。

    这是她用七年的时间,看清楚了的男人。

    来了片场,丁羡来到替身的化妆间,却发现房间内没有其他人,只有洛萱儿坐在里面。

    丁羡想扭头就走,不愿和她待在一起。

    洛萱儿突然一抬手,手里的水杯直直地向她砸过来,不偏不倚地,砸在她身上。

    “你干什么!”滚烫的开水,马上让丁羡的左臂上红了一片,疼得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。

    洛萱儿轻蔑一哼:“你说呢?毕竟斯越哥哥可不舍得我受一点委屈。”

    丁羡忍着疼痛,咬牙一笑,“是吗?但和他结婚的人,是我!”

    >>>>>>>>>>>>>>>>>>>

    "第三章 "

    第三章 嫁给他的人是我

    这一刻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。

    洛萱儿被戳到痛处,脸色瞬间铁青,但忽然就换上了一张柔弱无害的面孔。

    她拉起丁羡的手,神色慌张地说:“你没事吧?”

    丁羡一愣,忽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阵冷峻的气息。

    她偏头看去,果然,周斯越来了。

    洛萱儿无助地看着周斯越说:“斯越哥哥,我好心好意给嫂子送杯热水,被她发火打翻了……”

    周斯越径直越过丁羡,走过去急忙拉起洛萱儿的手:“你没受伤吧?”

    丁羡只感到浑身发寒,周斯越话语中的温柔、关心,这是她从没听过的。

    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害怕。”洛萱儿靠近在周斯越。

    周斯越神情温柔,却还是将洛萱儿推开些:“别这样,影响不好。”

    丁羡转身就走,这种画面她见过很多次。

    寒意从骨子里不停滋长,丁羡不明白明明受伤的是自己,而这个男人却全程忽视。

    明明她才是周斯越的妻子。

    “道歉!”丁羡还没完全转过身去,周斯越的声音炸雷似的传来。

    丁羡不可思议的看向周斯越,隐忍的情绪再也无法遏制:“凭什么?是她扔开水烫我,凭什么要我认错!”

    “丁羡!你道不道歉?!”周斯越声音冷沉,脸色发青。

    “不可能!”

    周斯越没想到丁羡会拒绝,又想到丁羡最近越来越不听话,狠狠地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    “啪”的一声,丁羡的脸已经高高肿起。

    手上和脸上的伤都在火辣辣地疼,但都比不过心里这被人刀割似的难受。

    丁羡抬起头,直视周斯越冒火的眼眸。

    两人的气氛陷入了僵局。

    这时,导演过来催演员准备开拍,周斯越便不再理会她,陪着洛萱儿去做准备。

    丁羡也被人拉去换衣服。

    这场戏拍的是女主角被仇家扔到水里,差点淹死的场景。

    当丁羡看到那冰冷的湖水时,整个人瞬间僵住了,心底不由发寒。

    她看向站在一旁的周斯越,忍不住放软了语气:“你知道我心脏有问题,不能拍下水的戏……”

    这部戏里,周斯越是投资人,导演也得听他的,听到这话,导演的视线忍不住看向他。

    没想到,周斯越只是冷冷地看了丁羡一眼,不耐地说:“手术已经这么多年,心脏早就没问题了,别大惊小怪耽误萱儿的进度!”

    丁羡还想多说点什么,身后却突然冒出一个人,将她推了下去。

    被湖水淹没前的那一瞬间,丁羡看到岸边洛萱儿得意的笑脸,而刚才推她下去的人,正是平时各种讨好洛萱儿的演员。

    冰冷的湖水瞬间将她吞噬。

    更可怕的是,在她挣扎的时候,绑在她身上的安全绳,断了。

    丁羡陷入一片绝望的恐慌中,她拼命挣扎,但什么都抓不住,她想呼救,但她叫不出来!

    一张开嘴,只有湖水不停地灌进来。

    冰冷的水好像无孔不入地钻进了她的每一寸皮肤,心脏处传来剧烈的挤压感,让她疼到窒息。

    救我!谁来救救我!

    但是没有人来。

    直到绝望渐渐将她吞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