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一胎三宝:团宠娇妻野翻了(主角池欢战寒琛柳梦蕊)全文阅读by小和尚

    池欢战寒琛柳梦蕊 时间:2021-09-14 18:15:16

    小说简介:抖音热推的池欢战寒琛柳梦蕊为主人公的小说它来了,整本小说并非单一枯燥的情节,而是险象环生环环相扣,妙趣横生,一个接着一个紧密联系,彼此穿插,却又互相照应。南城。七月晚,黑暗笼罩着大山。唯独度假村的方向,还散发着金色光...

    一胎三宝:团宠娇妻野翻了(主角池欢战寒琛柳梦蕊)全文阅读by小和尚

    第1章 项链的主人

    南城。

    七月晚,黑暗笼罩着大山。

    唯独度假村的方向,还散发着金色光芒。

    “轰隆——”

    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而下。

    “先生,您要的医药箱送来了。”

    池欢穿着服务生套装,敲了敲88号房门。

    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,送完这一单,她就可以下班了。

    半晌,无人回应。

    “咚咚咚!”池欢又敲了几下门,大声道:“先生,您要的……”

    倏然间,纤细的手腕被一只大掌抓住,她整个人被拽进了漆黑的房间中。

    “啊——”池欢惊吓得叫出声。

    大掌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    “闭嘴。”冷冽的嗓音响起。

    池欢浑身一僵。

    耳边,男人的呼吸却越来越粗重。

    甚至,她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。

    池欢惊恐地瞪大眼眸,紧张得浑身发抖。

    “救我,我会负责。”嘶哑至极的嗓音,充斥着强烈的情欲。

    “唔,救命……”

    池欢反应过来,拼命地挣扎起来。

    下一秒,唇被堵住,所有呼救都被窗外的雨声淹没。

    ……

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    在男人倒下后,池欢裹紧身上的衣服,摸着黑夺门而出。

    到了更衣室,她看着镜子里衣衫不整的自己,痛哭出声。

    她有男朋友。

    可是,她却被陌生男人夺去了清白。

    “欢欢,下大雨呢,你帮我去买个东西吧。”柳梦蕊昂首挺胸地走进更衣室。

    她本想吩咐池欢跑腿,却发现情况不对劲。

    “你这是……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  柳梦蕊嘴上虽好心问着,但她经验丰富,一眼就看明白了。

    池欢哭得眼睛都肿了,脖子上还有明显的印迹,蓬头散发衣着凌乱,不就是被……

    柳梦蕊暗暗转了转眼珠子,这事儿若是被池欢的男朋友知道,那就精彩了。

    她可是一直嫉妒池欢有个温柔体贴的高富帅好男友呢!

    她和池欢是一同长大的闺蜜,不仅是同村的,更是同校同班的同学。

    然而池欢成绩好,大学考去了帝都,她只能留在当地打工。

    不过,她靠着傲人的本事,已经混成了小领班。

    这次池欢放暑假回来,她就让池欢到这里兼职赚钱。

    度假村还没开发完,荒郊野岭的地方,正缺人手。

    “梦蕊,我……”池欢的嗓子都哑了,这种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  她恨不得今晚发生的事情,只是一场噩梦!

    “欢欢,我记得你不是去给客人送东西吗?难道你被……”柳梦蕊装作很吃惊的模样,随即面露担忧地提议道:“我帮你报警吧?”

    一旦报警,这事儿就会闹得人尽皆知,池欢的名声就臭了。

    “不行!”池欢猛地摇了摇头,哽咽地说道:“不能报警!”

    她何尝没想过报警,但梅婶的身子骨太差了,受不得刺激。

    “就当是被狗咬了,我得赶紧回去,不然梅婶会担心的。”

    池欢紧紧地咬着唇,拉住柳梦蕊的手,恳求道:“梦蕊,这件事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,我不能让梅婶知道。”

    “你放心欢欢,我们是好闺蜜呢,我怎么可能说出去!”

    柳梦蕊拍了拍她的肩膀,惺惺作态地安慰着:“这样吧,出了这种事你也没心情上班了,我先帮你请几天假,你在家里休息休息。”

    “谢谢你梦蕊,我先回去了。”池欢点点头,失魂落魄地往外走。

    柳梦蕊眼尖,发现她的裤子上沾染了血迹。

    没想到池欢都恋爱快两年了,竟然还是初次!

    “噔噔噔噔……”

    她正幸灾乐祸着,手机便响起了来电提示。

    柳梦蕊立刻接通,矫揉造作地说道:“王经理你别急嘛,我这就来~”

    ……

    88号房。

    医生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,男人靠在床背,身上缠着白色的纱布。

    “战爷,那群混混是被鼎盛集团买通的,企图伤害您之后捣毁收购案。”秦政走上前来,鞠了一躬汇报。

    战寒琛阴冷的眸子微微眯起,一字一句道:“鼎盛,留不得。”

    “是!”秦政点头,正欲退下。

    战寒琛叫住了他:“等等。”

    他摊开手掌,在灯光的照耀下,一条老旧的黄金玫瑰项链,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中。

    战寒琛眸色渐渐变得幽深,鼻尖似乎还萦绕着女人的体香。

    她是初次,却被他毫无怜惜地无情掠夺,他必须得补偿她。

    战寒琛立刻沉声开口:“去查项链的主人,她应该是酒店的服务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