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80132他是我的(叶欢靳浔)小说免费阅读by阿古达木

    叶欢靳浔 时间:2021-09-14 18:06:30

    小说简介:《80132他是我的》是作者阿古达木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,叶欢靳浔为主角。第一章 他是我的寒意残秋,黄叶凋零。草原达哈尔部落王帐内,叶欢一身婚服,如木偶般受侍女摆弄,满目空寂。一旁叶欢的弟弟,也是这部落可汗阿古达木走过来...

    80132他是我的(叶欢靳浔)小说免费阅读by阿古达木

    第一章 他是我的

    寒意残秋,黄叶凋零。

    草原达哈尔部落王帐内,叶欢一身婚服,如木偶般受侍女摆弄,满目空寂。

    一旁叶欢的弟弟,也是这部落可汗阿古达木走过来:“时辰差不多,该启程出嫁了。阿姐可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?”

    “记得。”叶欢点头。

    阿古达木眼里闪了闪,最后屈膝半跪在她身前:“部落今后就要依仗阿姐了。”

    “好。”

    叶欢应声,顺着他的力道起身出帐,上马,朝着赫捺部落而去。

    一路上,她安静乖巧,从未回头。

    到达之时,周围篝火已熄,万籁俱寂。

    叶欢按着规矩前往王帐拜礼,可身后侍女皆被拦下。

    她看着,想说什么,可最后只是默默走进王帐。

    而后屈膝跪在地上,额前的玉翠叮当响:“叶欢见过王子,愿康吉。”

    靳浔扫了眼面前乖顺的女子,想起之前族人送来的画像:“嗯。”

    除此之外,他什么都没说。

    叶欢小心翼翼的抬眼看着眼前的男子。

    他一身素衣,身形修长如松,与族人口中形容的不差分毫。

    这人便是赫捺王子,自己的夫君靳浔。

    想到这儿,叶欢按着来前弟弟的话,拿出张折好的牛皮布双手呈上。

    “这是我与你的婚书,签订婚书后,两个部落便可永结合盟。”

    她声音有些发虚,靳浔眸色微暗:“我们不需要盟友,明日你便回去。”

    叶欢沉默片刻:“我是达哈尔送与您的贡品。”从上马的那刻起,她已无处可回。

    “我不会给你名分。”靳浔提醒。

    “好。”叶欢没有迟疑。

    靳浔诧异,终于正眼看她:“你可知这代表什么?”

    在草原,嫁了人却没有名分的女子会沦为最下等的存在。

    而叶欢,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,竟能接受?

 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 叶欢心里很清楚,从那封献降书开始,自己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。

    如今,她想要的只是留下来,不给靳浔向族人宣战的机会。

    靳浔皱眉,但也不想多言,该提醒的他已经说过了。

    草原的合盟本就脆弱,若按他的意愿更想直接将叶欢出身的部落吞并,可奈何父汗接了献降书!

    想到这儿,靳浔不耐挥了挥手:“那便随你,退下吧。”

    闻言,叶欢顺从退出王帐。

    这日后,两人并未拜礼的消息传回了达哈尔,惹得民心惶惶。

    可转眼两年过去,这看上去薄如蝉翼的合盟竟却坚如磐石。

    期间,靳浔带着大军侵吞了周围数十部落,却始终再未对叶欢族人动手。

    这日。

    叶欢站在帐外,望着不远处欢呼雀跃的赫捺族人,目光却不自觉被刚胜仗归来,仍骑在马背上恣意笑着的靳浔吸引,久久不能收回。

    这两年间,他们二人一同宿在王帐,而他却从未碰自己分毫。

    思及此,叶欢有些出神。

    这时,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:“你便是靳浔的妻子?”

    叶欢一愣,在这里两年,这是除却陪嫁来的侍女和靳浔外,第一次有人主动和自己说话。

    一时间,她竟不知怎么回。

    而后,就听那女子继续说:“我是塔娜,此来是告诉你,靳浔是我的。”

    第二章 贡品

    草原的秋烈日炎炎。

    叶欢晒的竟有些头晕,她掐着掌心,保持清明听着塔娜的话。

    “我与靳浔青梅竹马,早已定下终身,若非你来,我与他如今许已有了孩儿。”

    塔娜打量着叶欢,劝说:“现如今你知道了,就早些离开吧。”

    可叶欢却不声不语。

    塔娜见状,以为是自己的话让她不舒服了,解释说:“我一向有什么说什么,你别在意。”

    叶欢摇了摇头,刚想说话。

    这时,远方传来呼喊塔娜的声音。

    塔娜应了声,便转身离开。

    叶欢站在原地,脑海中却满是她那双明媚清亮的眼。

    那种爽朗,恣意,是草原女儿的本性,是自己向往却得不到的。

    叶欢眸色微黯,慢慢转头看向远处的靳浔。

    确实,也只有塔娜那样的女子才能配的上他吧。

    而自己……

    想着,叶欢慢慢垂下了头。

    胜仗的庆祝总是悠长。

    叶欢一人坐在帐中榻上,身旁是打开的木盒,手中则是那张靳浔未签订的婚书。

    她想这两年太过安宁,竟给自己养出了贪心。

    她一个被送来求和的献降贡品,竟也奢望起了感情,奢求起了真心。

    突然,帐帘被掀开,靳浔走了进来。

    下意识的,叶欢慌张的将那婚书放回去,塞回原位。

    “你……不跟族人庆祝吗?”她小声问着。

    “嗯。”

    靳浔想到族人说塔娜来过的事,问:“你和塔娜说了什么?”

    叶欢愣了下,但还是将和塔娜的对话一一告知。

    靳浔神情看不透,她怕他生怒对自己部落出手,忙开口道歉。

    可得到的,只是他漠然离去的背影。

    叶欢望着再次垂落的帐帘,目光重新落回到那露了半角装着婚书的木盒上,久久不能移开。

    此时,帐外五里处。

    靳浔正在洗马,塔娜走过来:“听族人说你回去过王帐了?怎么样,叶欢可说了什么?”

    “谁准你多事的?”靳浔声音微冷。

    “你不是不喜欢她,若我能将她赶走,岂不是在帮你?”

    塔娜喂马吃着草,继续说:“不过叶欢当真是草原的女儿吗?看着比中原女子还要瘦弱,我都不好意思说重话。”

    “一个贡品,不必在意。”

    靳浔说着,放开缰绳让马儿去奔跑,它认主,无论跑多远都会回来。

    然后便迈步回了王帐。

    塔娜看着他背影,神色不明。

    王帐内。

    靳浔看着还守在自己榻前的叶欢:“你还不退下?”

    叶欢望着他,迟疑了片刻小声说:“婚书未定,若你要娶塔娜,我可以离开。”

    听着,靳浔心里有些异样:“叶欢公主不是深明大义,为护族人舍身忘己吗?怎么不过两年就装不下去了?”

    他话中是未加掩藏的讥讽,话落便离帐而去。

    叶欢站在原地望着靳浔的背影,紧咬着唇压着心中的不舍难受。

    当夜,他没再回王帐。

    翌日。

    叶欢正在帐内缝制冬氅,却受到老可汗宣召。

    帷帐内。

    她跪在地上,耳边是老可汗苍老却严厉的声音。

    “你可知当时我为何会接受你们的献降,还接受你来做靳浔的妻子?”

    第三章 福星

    此话一出,叶欢愣了下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“当年你出生时曾引白狼现身,是福星,所以在阿古达木提出将你嫁来时,我才同意。但很可惜,两年你都未能给靳浔生下个孩子!”老可汗缓缓告知。

    闻言,叶欢终于明白了他今日宣召自己的真意。

    可靳浔从不多看自己一眼,她也没办法生出他的孩子。

    但最后叶欢也只是说:“是叶欢无用。”

    只这一句认错,老可汗听着,面露不悦:“你是在拒绝?”

    “叶欢不敢。”叶欢垂眸回。

    老可汗冷哼了声:“叶欢,达哈尔族民的生死在你手里,想清楚。”

    话落,便让守在一旁的侍女便将她带出了帐。

    秋日的草原风声簌簌。

    叶欢看着雪白的帐幕,‘福星’两个字在脑海中不断闪现,她垂在身侧的手紧攥着,最后只是默默无声的往回走。

    夜来的很快。

    黑色天幕下繁星点缀,美不胜收。

    叶欢站在帐外,远远看着和塔娜说话的靳浔。

    待塔娜离去后,她才走上前,将今日和老可汗的对话告知给他。

    靳浔听后,却只是淡漠说:“那是你的事,与我无关。”

    叶欢心中微涩,连带着眼眶有些泛热。

    她甚至在想,如果自己没有在这两年间喜欢上他,这种痛她是可以忍受的。

    可偏偏,靳浔却是拿着刀从心里往外捅,让她承受不住。

    见叶欢又不说话,还有她眼睛里流露出的难过,靳浔有些不耐:“现在这些苦是你自己选的,怨不得旁人。”

    话落,他大步离去。

    叶欢望着他背影,还是没忍住将藏在心里许久的真心话缓缓道出:“你不知我受这苦不只是为了族人,我想陪着你,我……喜欢你。”

    可最终也只是被晚风吹散在风中,未有人知。

    回到帐内。

    叶欢抱着装着婚书的木盒,手抚着上面的雕纹,兀自出神。

    转眼一夜过去,天蒙蒙亮时,帐帘被掀开,随嫁来的侍女诺敏走进来。

    “公主,可汗又送来了信,这次还是当做没收到吗?”

    闻言,叶欢回神,看着她呈上来的牛皮布,没有动。

    嫁给靳浔后的这两年,阿古达木写过来很多信,但她从没看过一封。

    她不知道他在里面写了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能回什么,干脆当没收到。

    叶欢知道,只要她在靳浔身边,那自己的弟弟和族民就是安全的。

    但这次……

    叶欢望着棕黄的牛皮布,心里微微动摇,也有些迷茫。

    好久,她开口问:“诺敏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

    诺敏和她一起长大,说是侍女其实比之阿古达木要更像亲人。

    “谁说的?公主为了部落安宁受尽了苦,您是我们的福星。”诺敏如此回着。

    再听到福星两个字,叶欢心里一空,而后好像是认命了般:“拿过来吧。”

    诺敏不知道她怎么了,但还是顺从的将牛皮布交给她,退了出去。

    叶欢动了动僵直的手,缓缓展开牛皮布。

    上面的字映入眼帘:“叶欢,你愧为达哈尔部落的公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