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三个师姐千娇百媚免费全文阅读作者豆豆小说

    陈凡宋雨薇 时间:2021-09-14 16:33:09

    小说简介:陈凡宋雨薇是著名作者豆豆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,没有套路,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文笔没得说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海州市,老城区。陈凡手中提着一兜水果,兴冲冲的推开了面前斑驳的铁门。“娘,...

    三个师姐千娇百媚免费全文阅读作者豆豆小说

    第1章 我回来了

    海州市,老城区。

    陈凡手中提着一兜水果,兴冲冲的推开了面前斑驳的铁门。

    “娘,我回来了!”

    陈凡激动的喊了一声,院子里,正在洗衣服的何芳直起了腰,呆呆的看着门口的陈凡。

    “小姨,我回来了,我娘呢?”

    陈凡亲热的和小姨打招呼,目光四处寻找自己的母亲。

    何芳丢掉了手中的衣服,呆呆的望着陈凡。

    陈凡笑着走过去,然而,何芳却忽然将陈凡用力推开,神情痛苦而又愤怒!

    “你还知道回来?你这个不孝子还知道回来?”

    “你还回来干什么?你滚!滚的远远的,永远不要回来!你没有娘,你娘也没有你这个儿子!”

    何芳咆哮着,嘶吼着!

    陈凡呆住了,神情怔怔的看着小姨。

    何芳发疯一般在陈凡手臂上挠出道道血痕,却又心疼的一把抱住陈凡。

    泪水仿佛决堤,憋屈的夺眶而出!

    “你个不孝子,你知不知道,你娘她……快被人欺负死了啊!呜呜呜……”

    何芳无助滑坐地面,悲切的放声大哭,而陈凡,则仿若晴天霹雳,在脑袋里轰然炸响!

    八年前,陈凡应征入伍,效力军中。

    八年时间,他在塞北大漠驱胡虏,斩敌酋,创下不世之功,更是以一己之力,创立全球赫赫有名的华夏第一组织修罗殿,势力滔天,权倾四野!

    然而陈凡心中最牵挂的,还是家乡的母亲。

    但边塞事务繁忙,直到今日,他才勉强抽出时间,回乡探亲。

    本以为母亲见到自己,一定会非常高兴。

    然而,陈凡万万没有想到,等待他的,居然会是这样无比揪心的一幕!

    破败的房间仿佛遭遇洗劫,全都被砸了个稀巴烂,母亲何琴躺在床上,面色苍白,空洞的双眼无神的凝望着漆黑的屋顶。

    陈凡呆住了,眼神慢慢划过母亲沧桑的面颊,落在了那些刺目的绷带上!

    何芳无力的扶着门框,哽咽着说的每句话,都仿佛重锤,狠狠砸在陈凡心头!

    “你娘双腿被人砸断,双臂骨折,中度脑震荡,脾脏破裂,身上的伤痕,更是不计其数……

    何芳哽咽着说不下去了,陈凡的心在滴血,仿佛被钢针狠狠扎中,无比剧痛!

    他猛的冲上去,双膝跪倒在母亲榻前,紧紧抓住她冰凉的手。

    心如刀割,双眸泣血!

    “娘,我回来了!不孝的儿子回来了!”

    何琴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。然而,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。

    只有眼泪肆意流淌,无声落下。

    这一刻,陈凡的心都要碎了。他无声嘶吼着,纵横沙场,生死不惊的修罗之主,平生第一次,情绪如此失控!

    何芳含泪看着姐姐,口中喃喃到来。

    “小凡,在你走后第二年,苏家就来信了。他们提出要彩礼三百万,少一分钱,就立刻解除婚约!”

    “你知道,你娘最大的心愿,就是能在临死前,看到你成婚娶媳妇,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啊!”

    “但想要凑齐三百万,谈何容易。那苏家又步步紧逼,不容缓和。你娘先是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,不够又去卖血。实在没办法,她就去借了高利贷。”

    何芳哽咽着:“你娘满身的伤,就是被那些逼债的畜生,硬生生打成这样的啊!”

    何芳再也说不下去了,她蹲在地上,用拳头砸着自己的脑袋,憋屈的痛哭失声。

    陈凡父亲在世时,给他定下娃娃亲,未婚妻就是苏家之女苏蓉。

    先前,陈家早已交付彩礼三十万,只等陈凡退伍结婚。没想到,苏家居然如此贪得无厌!

    是他们,将我娘生生逼成这样!

    还有那些逼债的畜生,更是该死!

    陈凡眼眸充血,双拳紧握,眸底腾起愤怒的杀意!

    “我去找那些该死的畜生算账,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!”

    何芳吓了一跳,死死拉住陈凡的胳膊,不敢放他走。

    “小凡,那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土匪,你可千万不能去啊!”

    “你娘已经够惨了,难道你让小姨眼睁睁看着,你也被人打成这样吗?”

    何芳竭力阻止,陈凡强忍着憋下这口气。

    陈凡坐在母亲病榻前,手指缓缓在母亲脸颊伤痕处一一划过。

    这一刻,他的心,在滴血!

    对不起,娘,我来晚了。

    但从此刻开始,我陈凡发誓,不会再让您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!

    血债,必须血来还!

    否则,不配为人!

    终于,陈凡安抚了小姨的情绪,转身出门。

    站在清冷的街道旁,陈凡发出了冰冷的号令!

    “修罗殿将士何在!”

    “喏!”

    宽敞的街道,无数铁甲战车,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,仿佛一只只等待复仇的钢铁巨兽。

    无数将士,荷枪实弹,威风凛凛。

    漆黑的天空中,数十架战机低空旋转,马达的轰鸣响彻云霄。

    三位五星战将,单膝跪在陈凡面前,坚毅的双眸,期待着修罗之主发出复仇的号令!

    陈凡负手而立,仰望夜空,冰冷的眸子,透出凌厉的万道杀机!

    “报仇!”

    “出发!”

    一声王令,大军汹涌而动,仿佛潮水狂涌!

    ……

    海州郊区,一座简陋的农家院。

    海州为民金融公司的招牌,就歪歪扭扭的挂在这里。

    打着为民的旗号,做的却是敲诈勒索,欺压良善,赚取黑心钱的勾当。

    此时,公司总经理王庭,正跟一帮亲信吆五喝六的打牌。

    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,忽然感觉一阵心烦意乱。

    “马勒戈壁的,那个死老太婆被我们打的那么惨,还不还钱,还真是个老顽固!”

    王庭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:“三狗,明天你带人再去一趟,就算把那老太婆的房子拆了,也要把她欠咱们的债要回来!”

    “实在不行,就把这老东西绑了,卖给山区老光棍,说不定还能值几个钱!”

    “哈哈哈!”

    一帮牛鬼蛇神发出无耻的笑声!

    “砰!”

    爆响声中,房门被人一脚踹碎,陈凡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。

    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,目光警惕的打量陈凡。

    “你特么谁啊?谁让你进来的?”

    王庭目光不善,毫不客气的张嘴就骂。

    陈凡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    “我叫陈凡,何琴是我母亲!”

    王庭先是微微一愣,随后恍然,冷笑起来。

    “原来是那死老太婆的儿子啊,她居然还有个儿子!怎么,你是来还钱的?”

    “没错!”

    陈凡目光,一一扫过,最后依旧定格在王庭身上。

    “我娘到底欠你们多少钱?”

    “呦呵,还真是来还钱的。这么快那老太婆就有钱了?”

    王庭掰着指头算起来:“连本带利,还有我们催债的劳务费,交通费,伙食补助费,一共二百三十万!”

    “小子,我可告诉你,少一分钱都不行!”

    陈凡笑了,冰冷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杀意。

    “既然来还钱,当然一分钱不会少。只是我的钱,你敢要吗?”

    王庭当即乐了,一脸嚣张的看着陈凡,嗤笑一声。

    “小子,这天底下,就没有老子不敢要的钱。废话少说,快拿钱来!”

    陈凡挥了挥手,身后,青龙王沈虎,利索的递过来一个皮箱。

    陈凡面无表情,眸底闪烁着寒光。

    “这是二百三十万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”

    王庭诧异的看了一眼陈凡,随即打开皮箱,当众清点起来。

    很快,清点完毕。王庭满意的点点头,将一张借条扔给陈凡:“数目正好。小子,何琴欠我们的债,就算清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    然而,陈凡并没有走,他的嘴角,慢慢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。

    “我娘欠你的债,已经还了,而你欠我的债,是不是也该清一清了!”

    王庭有些警惕的缩缩脖子,拎着皮箱赶紧后退几步。

    “你……你要清什么债?你想怎么清?”

    “什么债?血债!”

    “至于怎么清,很简单!”

    陈凡转身就走,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。

    “我还钱,你还命!”

    王庭忽然意识到什么,他的目光,死死望向窗外。

    随即,他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面若死灰!

    窗外,无数装甲战车,漆黑的炮口,如死神之眼,对准了他们的脑袋。

    天空中,战机盘旋,粗壮的航空机炮,毫不客气的锁定了他们的方位。

    无数重骑兵战队,冰冷的钢枪更是精准的瞄准了他们的脑袋!

    “啊,不要!”

    王庭瞳孔紧缩,旋即发出了撕心裂肺般惊恐的嚎叫。

    “砰!”

    “砰砰!”

    “砰砰砰!”

    无数震耳欲聋的爆炸轰响,炮弹仿佛雨点瞬间倾泻,冲天而起的火光,将这些畜生的嚎叫求饶,瞬间彻底淹没。

    一分钟之后,整个农家院,已然荡然无存。

    陈凡负手而立,口中长长吐出一口浊气。

    “娘,我给你报仇了!”

    他随即转身,向灯火通明的市区走去。

    “现在,该去找苏家好好谈一谈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