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小说厉爷娇妻很傲娇全文免费阅读(宋锦书厉卿川顾安安)

    宋锦书厉卿川顾安安 时间:2021-09-14 16:03:22

    小说简介:欢迎将厉爷娇妻很傲娇小说加入收藏,作者:宋锦书分类:言情 ,宋锦书厉卿川顾安安爽文连载中,“听话,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!”黑暗中,男人的声音低沉喑哑。眼前漆黑一片,宋锦书心跳如擂鼓,震的耳膜生疼。“你...

    小说厉爷娇妻很傲娇全文免费阅读(宋锦书厉卿川顾安安)

    “听话,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!”

    黑暗中,男人的声音低沉喑哑。

    眼前漆黑一片,宋锦书心跳如擂鼓,震的耳膜生疼。

    “你到底是谁?”她声音发颤!

    夜色更浓,男人再没开口。

    时间过的无比漫长……

    长夜寂静,不知过了多久,身边的男人好像已经睡着,宋锦书什么也顾不得,胡乱穿上鞋子,头也不敢回,跌跌撞撞跑出黑暗的房间。

    上了车,关上车门,她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。

    死死咬着唇,肩膀抽动,甚至不敢哭出声音。

    明天是她的婚礼,闺蜜顾安安约她来酒店要为她过最后的单身夜。

    她推开酒店的门,漆黑一片,喊着顾安安的名字进去。

    可谁知却遇到……

    宋锦书头疼欲裂,耳边嗡嗡作响。

    那些画面像电钻已经在脑子横冲直撞,疼的她浑身颤抖。

    可再疼也比不过心理遭受的打击。

    从小到大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她都努力坚守底线。

    很多人说,像她这样好看的女人,身边一定不缺男人。

    但她从来都洁身自好,哪怕谈了恋爱,也坚持要等婚后,才肯发生更亲密的关系!

    如今,却……

    她甚至不知道,那个男人是谁,长什么样子!

    她哆嗦着拿出手机拨通未婚夫卢涛的号码。

    “喂……睡了吗?”她努力让声音听起来正常。

    “宝贝,我刚写完剧本,腰酸背疼,运动一下!”卢涛喘着气。

    “那运动完你早点休息,不要熬了。”

    “好,你也是啊,早点休息,明天见我的新娘!”

    卢涛最后一句话让宋锦书泪如雨下,她甚至来不及说再见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  明天就是她的婚礼了,她期待了那么久,一直想有个自己的家,她不愿就这么放弃。

    擦干眼泪,宋锦书又给顾安安连续打了好几个打电话,都没有人接。

    她紧紧咬着下唇,指甲掐进长进的肉里。

    是顾安安约她去酒店,可她却不在……

    这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。

    此时,宋锦书恨不得把那个男人毁了,可若曝光这件事,不止婚礼,她的前途都会尽毁。

    另一边。

    宋锦安不知道的是,就在她前脚刚走,一道鬼鬼祟祟的女人身影推开门进去。

    直到天亮,感觉男人快醒了,女人才悄悄起身离开。

    男人长睫如羽,颤了两下,缓缓睁开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    清醒后,他拿出手机,吩咐道:“去查昨晚在这里的女人。”

    两个小时后,酒店封锁,黑衣保镖将所有进出口守住。

    一个黑衣人敲门进去,对背身站在窗前的男人毕恭毕敬喊一声:“大公子,您要找的人查到了。”

    男人很高,只一个背影便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  “说!”声音低哑,带着初醒的慵懒。

    “昨晚房间里的女人,是被誉为国民初恋的娱乐圈当红小花——顾安安小姐!”

    第2章

    离开酒店,宋锦书满身狼狈回到家。

    谁知,她和卢涛的新房里,从客厅开始到卧室一路上都散落着男人女人的衣服。

    卧室的房门甚至都没有关严。

    听着里面的声响,宋锦书如遭雷击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    愣了良久,她感觉到彻骨的寒冷,连到一滴泪都流不出来。

    呵,怪不得气喘吁吁,的确是在做运动,倒也不算骗她!

    她深信不疑的恋人,满心期待的婚礼,此时都成了巨大的讽刺。

    她僵硬的手打开手机,打开录像功能。

    录好后,宋锦书转身进了厨房,端着一盆冷水进去。

    哗啦一声,伴随着男女惊恐的尖叫声,她随手丢掉盆子。

    “能结束了吗?”

    看着突然出现的宋锦书,被浇成落汤鸡的男女都吓傻了。

    “结束了就穿上衣服滚出来。”

    坐在客厅里,宋锦书心如死灰,疼到麻木。

    现实从来都会告诉你,你可以更惨。

    她本想新房这个时候没人,来这里躲一夜,谁想撞到了未婚夫和其他女人!

    明明,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!

    卢涛牵着程薇的手出来,两人面色惊慌,头发湿哒哒的,水顺着脸流下。

    “既然……你发现了,我也不想瞒着你了,对不起,锦书,我背叛了你,你很好,但我还是喜欢小薇,明天的婚礼就……就算了吧,是我对不住你……”

    “对不起?你跟这女人混合双打的时候,怎么没想过对不起我?!”宋锦书看一眼他们握紧的手,恨的咬碎牙龈,闻到了口腔中的血腥味。

    卢涛是新人导演,他们因戏结缘,拍摄结束,卢涛追了她半年,甜言蜜语他不会,她当时还觉得这人不同于娱乐圈中的人,格外的老实厚道,便答应交往试试。

    现在,他竟然跟程薇搅在了一块!

    一个娱乐圈中有名的交际花!

    卢涛一步向前,将人挡在身后:“是我对不起你,你有什么冲我来,小薇是无辜的!”

    这幅作态,仿佛他们才是真爱,而她,是多余的那个!

    宋锦书只觉得心凉。

    “锦书姐,你这么厉害又漂亮,你要什么都有,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女人,我真的不敢跟你抢,可是……我控制不住,我和卢涛哥哥是真心相爱的,求求你,成全我们吧!”

    程薇哭的梨花带雨,惹人怜惜。

    宋锦书冷笑一声:“还真是恩爱啊,程薇,你知不知道,这个房子,包括你你睡的这张床,都是我出钱买的?!”

    卢涛是新人导演没什么积蓄,两人婚礼所需,大多都是宋锦书出钱。

    “锦书,你别这样!婚我绝对不会跟你结了!”卢涛脸色涨 红,突然吼道:“这不能怪我,是你太强势了,你知不知道面对你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是窒息的,在你面前,我觉得我是个废物,一无是处我……啊……”

    卢涛话没说完,忽然惨叫一声。

    只见宋锦书忽然抓起桌子上的玻璃花瓶,冲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下去——

    第3章

    砰地一声——

    花瓶应声而碎。

    宋锦书脸上那一股子狠辣,吓得程薇捂着嘴,叫都不敢叫。

    卢涛摇晃两下倒在地上捂着脑袋,只觉得头晕目眩,鲜血缓缓顺着指缝流下来。

    宋锦书丢掉玻璃渣:“你他妈早干嘛去了?我宋锦书是什么样的人,你一开始不知道?”

    “拿我当跳板,当提款机,利用完还想全身而退?卢涛,你是太小看我,还是对自己太自信了?!”

    程薇哭着去扶卢涛:“宋锦书,你这个疯子,你凭什么打人?”

    宋锦书一双眼猩红,“你给我闭嘴,不然,我连你一起打!”

    程薇登时吓得跟鹌鹑一样,一动不敢动。

    宋锦书指着卢涛道:“你怎么作死我不管,明天婚礼你必须老实出现,如果你让我被人嘲笑,那我就把这些直接放网上,让我下不来台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    这件事,他们以为这样就结束?明天,她要送他们一个大礼,伤她的人,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!

    程薇咬唇怒道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,卢涛哥不过是因为你的名气才跟你结婚,不然,你以为就你这种女人,他凭什么喜欢你?”

    “那又如何?”宋锦书眼神如刀,“我记得你说过,父母是中学老师!”

    “为人师表?呵,若是他们知道自己女儿这么不要脸,勾引别人未婚夫,他们会怎么样?要不要把这视频,给你家亲戚朋友一人发一份?让他们全都欣赏一下?”

    “你让我没了颜面,我就让你们一家不能做人!!”

    程薇吓得直哆嗦,她父母是老师,最在意名声。

    若他们看到这些肯定会打死她。

    “现在,从我家里滚出去,明天,都给我准时出现在婚礼上,否则……”

    宋锦书唇角扯了一下,卢涛和程薇同时哆嗦一下。

    她从来都知道对别人心慈手软,只会让自己一败涂地。

    卢涛和程薇离开后,宋锦书一个人在新房里坐了很久。

    忽然,她用力将茶几上的东西全部扫落。

    压抑哽咽的哭声在空档的房间里回荡。

    良久,宋锦书平静下来,给经纪人珍妮打了个电话。

    “喂,珍妮姐,明天婚礼开放,允许记者进入,同时全网直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