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绝宠逆天狂妃又名《王爷,你家娘子要逆天》_全文免费阅读 色和尚小说全集

    沈初九容渊止潇湘竹 时间:2021-09-14 15:20:26

    小说简介:经典美文《绝宠逆天狂妃又名《王爷,你家娘子要逆天》》由著名作者色和尚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沈初九容渊止潇湘竹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"一拜天地!""咕咕咕咕&...

    绝宠逆天狂妃又名《王爷,你家娘子要逆天》_全文免费阅读 色和尚小说全集

    第1章 新婚大喜,和鸡拜堂

    "一拜天地!"

    "咕咕咕咕……"

    沈初九听到声音,直接猛的掀开了盖头,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小脸。

    这才发现,自己赫然是在跟一只公鸡拜堂。

    沈初九整个人都傻了,穿越过来的第一天,被迫嫁给一个瘸子也就算了,可现在让她跟一只鸡拜堂?

    简直欺人太甚!

    沈初九眼底一冷,一把抓起公鸡"咔嚓"一声,活生生拧断了鸡首。

    血溅当场,人群瞬间沸腾了起来。

    "大婚当日,你们王爷是死了吗,用一只鸡来当替身?"沈初九苍白着脸,冷冽的眼神扫过喜娘。

    "禀、禀王妃,王爷身有不便,所以……"喜娘支支吾吾的说。

    沈初九冷冷一笑:"身有不便,那本王妃……就亲自去迎接他!"

    话落,整个人便转身向后堂而去。

    人群瞬间议论纷纷。

    天呐,这位传说中的王妃也太彪悍了吧!

    ……

    后花园,容渊止正坐在椅子上,看着平静的池塘。

    "王爷,王妃她、她向这边过来了。"下人匆匆忙忙来报。

    话音还未落,就看到一道火红的身影,朝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  女人有着一张倾倒众生的脸,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染上一抹苍白,平添了一分我见犹怜的味道。

    女人到了他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容渊止,"祁王?"

    "有事?"容渊止气定神闲的放下茶盏,一双眸望向她,声音甚为好听。

    下一刻,一只金灿灿的簪子,直接抵在了容渊止的脖子上。

    男人幽深的黑眸,危险的眯了起来。

    "王妃这是什么意思?"

    "新婚大喜,你如此辱我,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"沈初九的声音里夹带着冷意:"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,老老实实跟我去拜堂成亲,二,我现在就让你丧命!"

    容渊止抬眸多看了她一眼,冷冷轻嗤一声。

    "将军府教出来的人,就是这样对待自己夫君的?"

    沈初九冷笑:"身为皇亲,就这般对待自己王妃,传出去也不怕丢了王爷你的脸面!"

    容渊止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探究半晌,突然笑了,"既然王妃不喜欢这安排,那本王就依王妃的意思,去喜堂。"

    说完,他抬手示意,侍卫架着容渊止放在了竹轿椅上,抬起来在前面走。

    沈初九满脸黑线。

    这……这么麻烦吗……轮椅了解一下?

    再次回到喜堂的时候,地上的鸡血已经被清理干净了。

    宾客在看到祁王之后,当即纷纷祝贺,决口不提王妃彪悍之事。

    一场婚宴大礼,在热闹中落下了帷幕。

    ……

    酒冷羹残,众人散尽。

    从拜堂之后,沈初九就被一个人丢在洞房。

    "吱呀"一声,房门打开,男人被侍卫抬了进来,沈初九随后就感觉,身旁的床榻陷下去一块。

    侍卫退出去,带上了房门。

    沈初九撩起盖头正准备开口,男人却忽然抬手,五指如钩,精准的捏住了她的脖颈。

    又快又狠!

    这王爷腿残之前是军中战神,身手十分了得!

    纵然废了双腿,一身武艺却也没落下。

    沈初九大惊,下意识闪避的同时,一手弹向容渊止的手筋,男人手上一麻,力道大减。

    趁着他松懈之际,沈初九果断出手,咔哒一声,将男人压倒在床上。

    "原来祁王的五个王妃,是这么死的啊!"沈初九眯起眼睛,里面闪过一抹恍然。

    记忆里,这祁王双腿残疾,性格孤僻。

    最主要的是:他克妻。

    他已经娶了五个王妃了。

    每一个都是进入王府之后,不出一月便暴毙。

    而沈初九在明知是死的情况下,成了第六个。

    "知道这些,你也不必活了。"男人冷冷一哼,一支利箭自袖口射出,直朝她逼去。

    沈初九顿时亡魂大冒,飞速跳下床去,箭贴着她的脸颊,钉在了楣板上。

    "有这般身手,果然是细作!"

    容渊止眸底一寒,不打算放过她。

    指尖一弹,就听到四面八方机榫声响,利箭带着冷光,朝着沈初九射了过来。

    沈初九狼狈的闪躲,心里很想骂人。

    本来以她的身手,这些机关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  可千算万算,却没有考虑到这具身体竟如此羸弱!

    一刻钟后,她就体力不支了,被利箭射穿了胳膊,整个人栽倒在地。

    再抬头时,容渊止的手已经放在床柱的一块凸起之上,眼底迸发着浓浓的杀意。

    "再见了,第六个暴毙王妃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