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《30163》完本阅读_30163章节目录(时乐颜傅君临)

    时乐颜傅君临 时间:2021-09-14 15:18:52

    小说简介:主角叫时乐颜傅君临的小说叫《30163》,它的作者是时乐颜创作的言情小说,时乐颜傅君临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:前言:时乐颜看见他,瞬间被欣喜淹没:“阿临,你总算回家了。”说完,她才注意到对方的脸色,笑意不由得一僵。&ld...

    《30163》完本阅读_30163章节目录(时乐颜傅君临)

    前言:时乐颜看见他,瞬间被欣喜淹没:“阿临,你总算回家了。”

    说完,她才注意到对方的脸色,笑意不由得一僵。

    “回家?”傅君临微微扬眉,径直走到床边,语气同神色一样冷,“我只是来同你和离的。”

    时乐颜的笑容彻底僵在脸上。

    “……你不要开这种玩笑。”过了好久,她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    她仔细地看着对方的神色,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丝毫玩笑的痕迹。

    可惜,她没能找到。

    “您的父亲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,在狱中断了一条腿,走路都佝偻着背,一瘸一拐的。柳老夫人也是满身伤痕……唉。”

    说着,她叹息一声:“这便是晚节不保吧。”

    时乐颜愤怒地将桌上茶盏全部扫下地,恶狠狠地瞪着她,嘶声道:“你胡说!傅君临说了会帮我保柳家的!”

    “保柳家?”祝明月眼底流出微妙的笑意,“陛下想要柳家死,王爷怎敢忤逆?王爷还同你承诺了什么?照顾你那孩子吗?”

    心脏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恐慌慑住,时乐颜眼底竟流露出一丝惊恐:“别说了。”

    祝明月却不听她的,自顾自道:“柳家定了罪,你的孩子生来便是罪臣之子,王爷怎会留下一个罪臣之子呢?”

    时乐颜愤怒至极,身体里突然爆发出一股大力,掐住她的脖子,咬牙切齿:“你休想骗我,休想诅咒我的家人孩子!”

    祝明月猝不及防,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,费力地挣扎抓挠她的手。

    时乐颜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,脑中只剩下怒火。

    她的家人,她的孩子,那都是她的至爱,她不容许任何人诅咒他们!

    就在这时,殿门突然被人打开。

    有人一脚踹在时乐颜的心口!

    “毒妇!”傅君临声音中含着雷霆之怒,一把将祝明月抱进怀中,“你下毒害她不够,还要亲手杀她吗?”

    时乐颜已经什么都不想争辩了,紧紧地盯着他,质问道:“傅君临,我的父母家人现下如何?”

    傅君临面色一僵。

    “祝明月说你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活下来。”时乐颜一字一句道,“现在,孩子在哪里?”

    傅君临面色大变,色厉内荏道:“你不信本王?”

    时乐颜突然想笑,眼泪却掉了下来:“我们之间连爱都是假的,我如何信你?”

    瞳孔一缩,傅君临干巴巴道:“孩子很好,你先将身体养好,再说其他。”

    说完,他便抱着祝明月走了。

    时乐颜胸口的踢伤疼痛万分,经受生产与毒物折磨的身体已经残败不堪。

    可她却突然生出一股极大的力气。

    她凭着那股力气冲出院子,见人就问孩子在哪里,柳家如何了。

    而下人们皆瑟瑟发抖,语焉不详。

    她多问一个,心就更沉一分,到最后,几乎要跌倒在地。

    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叹息:“娘娘,别问了,您需要养好身子。”

    时乐颜转身,就看见姚泽端着药碗站在那里,神色怜悯,一如初见。

    她心头莫名咯噔一声,颤着声问:“你同我说句实话,我的家人孩子呢?”

    姚泽握紧了药碗,半晌,又是一声叹息:“娘娘,您该照顾好自己,莫要……”

    顿了顿,姚泽在她期盼的目光下,慢慢说出了后半截:“莫要让他们在天之灵,为您担心。”

    突然,身上与脑海中的痛苦都消失了。

    时乐颜变得前所未有地冷静。

    她听见自己问其他在场的下人: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
    没人敢回答,但他们的沉默和怜悯的目光已经给了她答案。

    “我要去见他们,让我去见他们!”时乐颜随手拉了个人,疯了似的喊道。

    突然,后劲一痛,她晕了过去。

    再度醒来,她已经回到了院子里的床上,姚泽守在一旁。

    她祈求姚泽:“你带我去见见他们吧,我求你了。”

    姚泽眼底怜悯更重:“……娘娘,小少爷早在十日前,就感染伤寒夭折。如今已经下葬了。”

    时乐颜如遭雷劈,好半晌,才道:“那,柳家呢?”

    姚泽静了静,转移话题:“娘娘,先喝药吧。”

    “不,你先告诉我!”

    无奈,姚泽只好道:“柳家……至少您还活着。”

    “是啊,我活着。”时乐颜听明白了,心却更痛,“为什么我还活着呢?”

    她突然变得很安分,配合地喝完药,将所有人都赶出屋子。

    言卿平静地拿起烛台,点燃床帐。

    她的父母死了,兄弟姐妹死了,孩子也死了。

    只有她活着。

    她凭什么还活着呢?

    “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

    “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”

    他们合该同生死,共进退。

    既然他们先行一步,那她主动跟上便是。

    火势起得凶猛,好似地狱大开,燃起红莲业火般的磅礴气势。

    火舌肆意烧灼着她的肌肤,空气被一寸寸掠夺,地狱已离她越来越近。

    时乐颜仿佛一无所觉,在火海中,微笑着闭上了眼。

    时乐颜仿佛一无所觉,在火海中,微笑着闭上了眼。

    “你为什么要和时乐颜说那些话?”

    主院,傅君临将祝明月仍在床上,神色冰冷。

    祝明月从未被他这样冰冷对待,不由得怔愣,伤心道:“阿临,你是在为她凶我吗?”

    女子杏眸含水,如同小兔般伤心,任谁看了心肠都会软下来。

    傅君临从前也是,只要她撒个娇,就不由得软化下来。

    可这回,他却更觉烦躁:“我在问你。”

    祝明月心中一颤,眼中水光更甚:“阿临,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凶过我,你是真的爱上她了吗?”

    傅君临皱眉:“我没有,我只想你给我一个理由。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家人和孩子,你为何还要去落井下石?”

    一滴泪珠滚落,祝明月面露悲戚:“阿临,你果然爱上了她。”

    “我没有去落井下石,我只是觉得,她家里人都要被处死,她不知道,便连送家人最后一程的机会都没有了……”祝明月垂眸,道,“若是她以后得知,该会是多大的遗憾?”

    傅君临心中蓦然一软。

    是了,阿月她心思纯稚,为人善良,他不该拿那些坏心思揣度她。

    不对,傅君临突然想到:“那你为何要同她说孩子的事?”

    孩子偶感风寒夭折了,他心中也痛,故意瞒着时乐颜,是希望她能先好好戒毒,再说其他。

    他虽然不爱时乐颜,但也不打算落井下石。

    在柳家出事后,他其实就没想过要同她和离了。

    终归是跟了自己七年的女人,只要王府还在一日,他就多养她一日。

    祝明月咬了咬唇,软软地说:“只是我一时说漏嘴罢了。难道你以为,我真的会想去伤害言姐姐吗?”

    她掩面落泪:“若我真的要害言姐姐,容不下言姐姐,当时中毒,我又何苦劝你留她!”

    傅君临看着她,终是愧疚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:“对不起,阿月,我不该怀疑你。”

    祝明月在他怀中默默流泪,不语。

    到了晚上,傅君临和祝明月用过晚膳,将要睡下,忽然有下人禀报:“不好了,王爷不好了!”

    “走水了!王爷,王妃的院子走水了!”

    傅君临猛然起身,连衣服也不披,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  祝明月坐在床上,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,眼底慢慢浮现一丝阴狠。

    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。

    成婚多日,她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。

    他对她早已没有过去那样用心,他的心已经有一部分去了那个女人那里!

    不是说那女人只是替身吗?!

    他这个骗子!

    祝明月垂下眼,浓密的眼睫正好盖住眸中的冰冷。

    不过,幸好,她也没完全信他的鬼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