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小说《生身母亲来袭》张彩环巧儿全文在线阅读

    张彩环巧儿 时间:2021-09-14 15:14:10

    小说简介:张彩环巧儿是作者张彩环巧儿经典小说中的主角,书中张彩环巧儿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,古言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,超棒!大概是我社会经验太浅,根本不习惯应付这种泼辣的人,竟然就让张彩环在我这耗了好多天。手上的案子马上就...

    小说《生身母亲来袭》张彩环巧儿全文在线阅读

    大概是我社会经验太浅,根本不习惯应付这种泼辣的人,竟然就让张彩环在我这耗了好多天。

    手上的案子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,根本没时间应付张彩环,就打算案子结束后好好处理下这个事情。

    这么一个人,打不得骂不得,就是粘着你,你骂她她就哭,你让她走她就说没地方去。

    尽管张彩环虽然口口声声说是我的「生身母亲」,但对于我来说,她依然是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,让一个陌生人住在自己家里,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    好在家里有摄像头,这是养父母过世后我安装的,我担心一个女孩生活有危险,所以 24 小时不断电监控。

    这几天晚上回家我调出监控视频看了几次,白天张彩环不是收拾房间就是做饭,我也就渐渐放心了。

    每一天,无论我加班到多晚,回到家后,屋里一片明亮,永远有一桌子菜等着我。

    我拿起筷子的时候就在想,她早干什么去了,如今来挽回,早就没有任何用了。

    「我后天要出差,你明天收拾收拾离开吧。」

    张彩环一听这话,立马变得惶恐:「你……你这是要赶我走吗?」

    张彩环动不动就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。

    「是的,我要出差,你留在我家不合适。」

    「没事儿,你忙,我就在这儿帮你收拾房子,收拾完我就自己走。」

    张彩环满眼深情,恨不得将自己对女儿的感情从眼神里溢出来。

    说完,手里又开始忙活,不是擦桌子,就是拖地扫地。

    直到我出差前,竟然都没抓到机会把张彩环送走。

    出差后我的生活更是颠倒,连吃饭都是五分钟解决,根本没有问过张彩环走没走。

   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次案子终于回到家,才发现闹剧刚刚开始。

    后来发生的种种犹如脱缰野马,让我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阵阵恶心。

    事情要从我出差回来的那天说起。

    下午六点,我手里拎着大行李箱站在了家门口,拿着钥匙准备开门,然而就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,我惊呆了。

    屋里站着一个年轻女人,穿着我的睡衣和我的拖鞋,与我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觑。

    我掏出手机,手指已经放在了手机 1 键上,准备随时报警。

    「你是谁?」

    对面的姑娘听完这句话,愣了一下,随后也问道:「您找哪位?」

    我后退一步,看了一眼门牌号,没错,是自己家啊。

   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 110,「喂,你好,警察吗?有人非法闯进我家……」

    不等我说完,那姑娘一把拽住我的胳膊:「姐姐,误会,别报警,我是李海的女朋友。」

    姐姐?李海?

    这都是谁?

    我皱了皱眉,把胳膊从姑娘的怀里利落地抽出来。

    几分钟后,警察来了。

    「警察同志,她进了我的家里,还穿着我的睡衣拿着我的平板,我怀疑她入室盗窃!」

    我不顾及那女人一个劲儿的摇头,将自己看到的情况报告给了警察。

    不一会儿,我就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  女人叫乔娜,坚持声称自己不是入室盗窃,还一个劲儿的强调这是自己男朋友的家。

    「你认识李海吗?」警察转头问向我。

    「不认识。」我很诚实的回答道,完全无视乔娜诧异的目光。

    没一会儿,一个方脸警察走进来,估计是调取了房屋信息,对着乔娜说道:「女士,这个房子是张巧遇的,跟李海完全没有关系,而且人家张巧遇和李海没有任何关系。」

    乔娜有些不可思议,看看警察,又看看我,「不可能啊,我来的时候是李海的妈妈给我们开的门,我是堂堂正正从正门走进了的。」

    「李海的妈妈?」我这才想到,从进门以后,一直都没有见到张彩环。

    「张彩环?」我试探着问出口。

    乔娜一看我认得李海的妈妈,立马像捣蒜一样的点头:「对啊对啊,警察同志,你看她知道李海的妈妈,这里就是李海的家。」

    这逻辑都上天了。

    碰巧这个时候,张彩环和众人口中的李海买菜回来。

    他们见到警察,立马慌乱了起来,忙问怎么了。

    得知事情的始末以后,张彩环长叹一口气,拉着警察的手说道:「警察同志您误会了,这是我女儿的家,她最近忙,没空管我,我就把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喊过来,让他们陪陪我,年纪大了,就是想找人说说话。」

    方脸警察一脸的疑惑:「可是张巧遇的个人资料写着,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啊。」

    「没没没,那是她的养父母,」

    说完,张彩环从包里拿出一张鉴定报告,「你看,这是亲子鉴定,我才是她的生身母亲。」

    「亲子鉴定?」我疑惑的看向张彩环。

    原来,张彩环竟然在我出差期间,用我的头发和牙刷上的唾液去做了亲子鉴定,结果自然是确定我和她有血缘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