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《《78455223》》作者夏雷炮主角顾冉苏南小说

    顾冉苏南 时间:2021-09-14 13:18:24

    小说简介:独家新书《《78455223》》是来自作者夏雷炮著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冉苏南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第1章 离婚吧 顾冉一路浑浑噩噩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。半山别墅透出...

    《《78455223》》作者夏雷炮主角顾冉苏南小说

      第1章 离婚吧

     

      顾冉一路浑浑噩噩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。

      半山别墅透出昏黄的暖灯,结婚六年,她和苏南一直在这里住。

      “冉冉?”苏南开了门,摸了摸她的脸,有些凉,便将她整个人拉近怀里,英俊的眉眼低垂,替她捂手。

      “检查怎么样?”

      握着她的大手宽厚而温暖,顾冉倚在他怀里,用了好一会才逼退眼睛里的泪意,仰头淡笑:“没事,就是天凉了胃口不好。”

      她回来的太晚了,放下包,看见屋子里的纸箱,心头更加沉闷。

      “贷款又没有批下来?”

      “嗯,”苏南放开她,“房子抵押出去了。冉冉,咱们搬去公司住,好不好?”

      他眼底青黑一片,不知熬了几天几夜,饶是这样疲惫,语气还是一贯的温柔和宠溺。

      顾冉眼眶发涩,几乎要落下泪来,却猛地挣开他:“不好!”

      “你说什么?”苏南怔住,高大的身子有些僵。

      “苏南,我受够了这样的苦日子!今天房子抵押,明天咱们是不是饭都吃不起了?”

      “有我在,不会!”苏南嗓音低沉,长眉拧起。

      这不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话。

      顾冉却是不依不饶,深吸一口气,冷冷道:“我想清楚了,我们离婚吧!”

      “冉冉,别惹我生气!”苏南咬着牙,一字一顿。

      他狠狠攥着她的手,深邃黑眸里闪过受伤的神色,让顾冉心头止不住发颤。

      她知道自己的话有多过分。

      苏南为了娶她,一意孤行放弃苏家的继承权,独自创立公司,和整个集团对抗。最近苏家为了逼他回去,让南城所有银行都不给他提供贷款,资金链断裂,他一个人苦苦支撑,在这种时候,她竟选择了离开。

      她用尽力气,在他心碎的目光中,用平静的嗓音道:“离婚吧,我已经签好字了。”

      拿出离婚协议书放在小几上,指尖轻颤,她听见了他心碎的声音。

      越过苏南往房间走,她努力装作表情漠然的样子,还没走开几步,身后有力的胳膊猛地将她拖了回去!

      苏南眼眶猩红,带着嗜血的怒意,一把将她扔在沙发上。

      顾冉拼命捶打他:“放开!”

      她的力量如同螳臂当车。

      顾冉终于挣脱一只手,不知在茶几上摸到了什么,慌不择路的向他头上砸去。

      黑发间留下一条蜿蜒的血迹,苏南停下动作,连空气都静了下来。

      “顾冉,你怎么敢。”

      他笑了笑,目光里带着浓烈的戾气,阴鸷森凉。

      第2章 吐出来

      房间里漆黑一片,苏南将她困在臂弯里沉沉睡去。

      当他闭上眼睛,敛去白日里的杀伐戾气,清俊面容就重新显露出来。

      顾冉撑着酸痛的身子挣开他的手臂,平时睡觉警醒的男人竟没有醒,眉头紧锁,仿佛在梦中也极不安稳。

      看着他刻满疲惫的睡颜,顾冉终于忍不住捂脸啜泣起来。

      苏南再厉害,毕竟不是神,为了她和根基深厚的苏家作对,已经到了穷途末路。

      她一个将死之人,没必要拖着他一起下地狱。

      上腹一直隐隐作痛的地方突然开始剧烈刺痛,顾冉背后冒出一阵阵冷汗,咬着粉唇奔去客厅。

      她没注意到,男人因为她隐隐约约的啜泣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      跌跌撞撞跪在地上,她痛得眼前都模糊起来,从包里胡乱拿出几粒止痛药,仰头准备吞下去。

      余光瞥见黑暗中一个修长身影,顾冉吓得差点心跳骤停。

      手一抖,药丸一下子从指缝掉到地上。

      苏南不知站在那看了她多久,迈着沉稳的步子过来,长指捡起药丸,垂眸看她:“这是什么?”

      磁性的声音在寂静客厅里响起,落在她心上。

      顾冉攥紧手指,在他审视的目光中,漫不经心的站起来,蓦地从他手中拿起药丸,速度极快吞下去。

      “自然是避孕药!”

      结婚这么久她从未吃过避孕药,是以苏南一时不设防,竟让她咽了下去!

      目光骤冷,苏南大步走过来掐住她两颊:“吐出来!”

      捏着脸的力道用了十成,痛得顾冉眼泪一下子从眼角溢出,却死死抿唇不愿张嘴。

      “我让你吐出来!”大手握着她的后脖颈,苏南发了狠,拎着她的脖子拖到水池边,捏开她的嘴。

      “咳咳咳......”顾冉这段时间一直生理性的反胃,又被他捏得接近窒息,一下子咳得撕心裂肺,好似要把脏腑都咳出来。

      苏南慢慢松开手,冷眼看着她。

      顾冉奄奄一息的伏在池边,缓了一会,竟侧头对他露出一个惨笑:“苏南,我不会为你生孩子的。因为我不能忍受我的孩子,将来会在出租屋里长大!”

      她脸上的笑太过决绝,苏南豁然退后了一步,眼瞳震动。

      直到这一刻,他才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。

      “你该庆幸,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。”他的眼神冷了下去,转身就走。

      惊天动地的摔门声随之传来,似乎再在这个家里多呆一秒,他就会忍不住对她动手。

      直到今天之前,他都坚定不移的以为,就算全世界都不看好这段婚姻,他们也会一直走下去。

      可是,先放手的是她。

      等顾冉追过来打开门时,夜风拂过,门口空无一人。

      她怔怔落泪,却止不住担心:外面那么凉,他都没有拿一件厚外套。

      拿出手机,指尖停滞在拨号页面上,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怎么也拨不出去。

      她没有资格。

      慢慢滑坐到冰凉地面,最终,她嘴角扯起自嘲的笑意,目光落在通讯录“陆子吟”三个字上。

      “喂,”电话接通,顾冉眼神悲凉,“按照约定,来接我吧。”

      第3章 怀孕

      “顾小姐,胃癌手术后5年生存率为20%-30%,如果您确定好了,就尽快手术吧。”

      医生沉重的口吻,让顾冉心跳一滞。就算她手术侥幸成功,也很难活过五年啊.....

      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      做完胃镜,她胸闷的厉害,头晕目眩的站起来,门边倚着的人过来轻轻扶了她一把。

      搀扶她的手被不着痕迹避开,身形倾长的男人无奈笑道:“我去缴费,乖乖在这等着。”

      顾冉点了点头,但房间里消毒水的气味浓烈得她气血上涌,胃部一阵阵钝痛,只得自己慢慢扶着墙,去走廊透透气。

      每做一次检查,都会对咽部和食道造成一定的损伤,而且她已经到了晚期,所有的治疗和疼痛,注定是没有出路的。

      据那天摊牌,已经两个月过去了。

      她面上无波无澜,但脑子里,无时无刻不在回想苏南震怒的面容。

      那天她连夜带着简单的行李走了,他回来后,该是怎样痛心失望的神情?

      以苏南的骄傲,一旦被背叛,不可能再要她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,所以被陆子吟接走这么久,他连一个电话都不曾打来。

      如她所愿,他不要她了。

      明明,这是她痛下决心后最希望看到的结局,可此刻她捂着胸口,步履蹒跚,连呼吸间都带着深入骨髓的痛意。

      因为喉间骤痒,她忍不住捂嘴咳起来。

      咳着咳着扯到痛处,顾冉扶着墙难受得干呕了几下,满嘴浓厚的血腥味。

      一道令人心悸的视线落到身上,顾冉下意识望过去——是苏南!

      几缕黑发从男人额间垂落,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小小的纱布,他的身形依旧挺拔高大,但曾经溢满光彩的眼睛沉淀下去,整个人散发着冷肃的气息。

      可他刚刚看她的那一眼,竟像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!

      顾冉浑身发冷,苏南却连眼神都吝啬施舍给她,沉稳的步伐兀自向前。

     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,顾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平静了许久的心绪瞬间激荡。

      “咳,咳咳......”

      越来越重的咳嗽声压抑而隐忍,让苏南的眉头死死蹙着。

      短短几天不见,她就瘦的下巴尖尖的,整个人削瘦苍白,似乎下一刻就会喘不过气来,格外惹人怜惜。

      但他怎么能怜惜一个没有心的女人?

      闲庭信步的步子顿住,苏南忍不住启唇:“你......”

      “冉冉!”

      就在这时,一个更加急迫的声音传来,顾冉身后过来一个男人,一把扶住她的肩:“你怎么出来了?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?”

      顾冉颤了颤,没有解释,手心里静静躺着的暗红血色,让她和苏南几步之遥的距离,一下子拉到千山万水那么远。

      她乖顺的躲进陆子吟怀里,苏南骤变的脸色,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寒凉刺骨。

      死死盯着她肩上那只手,苏南突然问:“你怀孕了?”

      愕然抬头,顾冉看见苏南薄唇抿成一条线,黑眸微微闪动着。

      叫他误会,也好。

      慢慢收拢手心,她将那只染血的手藏起来,迎上他的视线笑道:“是!”

      这一瞬间,顾冉分明看见,他眼睛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。

      若说之前是冷漠,现在便是厌恶和憎恨。

      苏南嘴角慢慢扯出嘲讽的弧度,一手插兜,浓长睫羽下一片晦暗阴影,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愚蠢。

      医院,呕吐.....再算算时间,两个月,也差不多了。怪不得当初突然闹得那么难看,原来是搭上了陆家小公子的船。

      不愿意怀他的孩子,吞了那么一大把避孕药,竟然转头就有了陆子吟的!

      他眼睛里转瞬即逝的温情变成了阴郁寒冰,目光凛冽如刀。

      被这样仇恨的目光看着,顾冉心底豁然碎开一条口子,在淌血。

      第4章 生日宴

      她深深看了一眼苏南,像要最后把他的面容刻进脑子里,然后对陆子吟低声恳求:“带我走。”

      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

      陆子吟横抱起她,路过苏南时,金丝眼镜下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,短短刹那,就有剑拔弩张的冰冷气氛蔓延开来。

      顾冉死死攥着陆子吟的衣领,缩在他怀里,始终能感受有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,那目光里的寒意让她背脊里的凉意都窜了出来,不敢回头,不敢出声,浑身颤抖着,走向另一条没有未来的路。

      陆子吟不务正业,一天到晚四处晃荡,比不上他几个哥哥。

      那天拿到检查报告时,她站在医院顶层,万念俱灰,甚至起过轻生的念头。

      是陆子吟认出了她,还给她出了主意。

     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,苏南指不定疯魔,但如果能叫他恨她厌她,他就不必对她的死挂怀,会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,去过他原本应该高贵顺遂的一生。

      她顺利的让苏南一次次厌恶自己,但又控制不住的想他。

      白天,她会守在电视前,企图第一时间看见苏南出现的画面,晚上,她一遍一遍的在电脑上搜寻有关苏南的所有消息,哪怕是他和别的女人的绯闻,哪怕是他在某个慈善宴会上出现的短暂侧影,她都不舍得错过。

      她看到新闻上说,他已经回到了苏家,作为苏家唯一的继承人,风光无限,参加各种慈善晚会,接手苏家的事业之后苏家的股票也跟着大涨,她心中十分骄傲,因为她知道,她爱的人就是天之骄子,就是谁都比拟不了的存在。但她也失落,他们之间,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      盯着新闻频道出神,开门声打断了她的沉思。

      “又在等他出现?”

      “......没有。”顾冉摇头。

      陆子吟踱步走进来,将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尽收眼底,颇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      “冉冉,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日复一日的关注他?”

      “那笔钱我已经让人找了个由头,转给了苏南。以他的手段,足以在南城翻身,继承家业也是早晚的事。”

      “他都不管你了,苏家也根本不会接受你,你还看他的消息,你是在幻想什么,你难道还不明白你现在根本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吗?”

      “我......”顾冉紧紧攥着脖上挂着的戒指项链,像是最后的支柱一般,头颅低着,脖颈弯成一个脆弱的弧度,苍白惹眼。

      陆子吟挪开视线,压着脾气道:“苏南今天要在苏家主宅举办生日会,还会宣布他要订婚的消息,你就死心吧!”

      订婚?

      顾冉愣在那,错愕的面容之下,想见他的渴望再也抑制不住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奔涌叫嚣着。

      至少,她要在临死之前,看看他在苏家过的好不好,亲眼看看他身边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