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46767黄希言席樾席樾-46767席樾小说全文阅读

    黄希言席樾 时间:2021-09-14 13:06:23

    小说简介:这本古言佳作主要讲述的是黄希言席樾的故事,如果你有幸读到这本书,一定会拜倒在作者席樾的石榴裙下,感叹书中情节的妙趣横生。先来阅读一下第12章吧!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着实令人醒目。“他回家了吗?”黄希...

    46767黄希言席樾席樾-46767席樾小说全文阅读

    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着实令人醒目。

    “他回家了吗?”

    黄希言身心俱疲地坐在沙发上,故意忽略掉那张离婚协议,向许管家开口问道。

    只见许管家神色一顿,低头道:“少爷……已经回了。”

    黄希言猛地从沙发上站起,急忙问道:“他在哪儿?”

    “少爷……在书房,不过……”

    许管家话还没说完,就只见一个人影在他眼前掠过。

    “夫人,少爷说不许别人进去”

    许管家小跑着上前拦住黄希言,正当黄希言开口询问时,忽而听到书房内传来一阵欢笑声。

    黄希言对那笑声很是熟悉,此时便不顾许管家的阻拦,强行推门而入。

    书房内,席樾皱着眉头看向她。

    他的对面是与他一同登上新闻封面的黄爱言,她的亲妹妹。

    见到她进来,席樾只有满脸的不耐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黄希言的眼泪倏地从眼眶滑落,此刻她的嗓子里就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。

    许久,她颤抖着声音开口:“席樾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?”

    可不等席樾回答,一旁的黄爱言就抢先高声道:“哎呀姐姐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  她看着黄爱言脸上肆意的笑容,呼吸顿感不畅。

    只见黄爱言继续道:“阿樾说让我住进来适应生活,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就劳烦姐姐照顾了。”

    黄希言震惊地看向席樾,可她看到的却是席樾看向她时满眼的嫌弃。

    强忍着胸腔内的不适她问他:“席樾,你真要和我离婚吗?”

    席樾的心底莫名升起一股烦躁,那烦躁烧在他的心口,火辣辣地疼。

    他强压下去,对黄希言冷声问道:“离婚协议不是已经都给你了吗?难道你还没签?”

    此时黄爱言却在一旁对席樾故作安慰地劝说道:“阿樾,你就再多给姐姐一点时间吧”

    听到黄爱言对席樾的称谓,黄希言不由得双手紧攥,指甲嵌进肉里,她却丝毫不觉得疼。

    她深吸一口气,强行镇静道:“我不会签的!”

    “让你签就签,哪那么多废话!”

    黄希言被席樾暴怒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    她看着他朝自己走来,双目嫌恶地看着她说:“识相点,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,别耽误我!”

    黄希言心下一沉。

    她看着席樾,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神情,可找来找去,却只看到他脸上两年如一日的嫌恶。

    一旁的许管家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    他家这个少爷,自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。

    五年前那场商战过后,席家破产,席氏夫妇不堪重负跳楼自杀,压在席氏头上上千万的债务强行押在了席樾一个人身上。

    可是这个黄家大小姐却在席樾危难之时抽身离去,只托人给席樾送了一封分手信便从此杳无音信,后来的她,更是和魏家小儿魏桐订了亲。

    当时席樾有多伤心他是见过的,只可谓天道有轮回。

    黄希言眼中噙着泪,卑微地小心说道:“席樾,你之前做什么事,我都可以……不管,但是唯独这件事,不行。”

    席樾眉头紧皱,眼底的怒火更盛了。

    他冷言对黄希言怒喝道:“我的事轮得到你来过问?还有,谁允许你进我书房的?马上给我滚出去!”

    偌大的房间,寂静无声。

    一想到席樾竟然要和她离婚,她的心就碎得不成样子。

    当初席家破产,她为了见他一面从黄家逃走,却被黄爱言陷害从二楼跌落;是她,自愿给魏桐的母亲捐了颗肾才求得魏家帮他;她甚至为了抵抗父亲给她安排的婚事,不惜自杀。

    可是他呢?

    他是娶了她,可是却待她如仇人!

    不管黄希言如何挣扎,她还是被席樾叫来的两个保镖拖进了祠堂。

    祠堂

    周身漆黑一片,她本能地蜷缩在墙角,紧紧地抱住自己

    不多时,祠堂外传来一阵高跟鞋走动的声音。

    “呦,黄大小姐怎么落得这副田地了?”黄爱言轻蔑地对黄希言说道,“你以前不是仗着有席樾撑腰,很是得意吗?怎么现在,跟条丧家犬似的?”

    黄希言忍着心中悲痛,咬牙朝黄爱言怒吼道:“说够了吗?说够了就给我滚!”

    看到黄希言生气的样子,黄爱言不由得心满意足地笑出声来。

    “哎呦,生气了?难道……我说的不对吗?”黄爱言轻步走上前,蹲下身,盯着黄希言悠悠道:“我劝你,赶快把离婚协议签了,还能少受点儿罪!”

    黄希言流着泪,朝黄爱言近乎疯狂地怒斥道:“滚!”

    那喊声吓到了黄爱言,她转身离开道:“不识抬举!”

    黄爱言走后,黄希言突然崩溃。

    她瘫坐在地上,将头埋进双臂间,哭得彻底。

    三天

    她整整被关了三天

    三天里,仆人们得了席樾的吩咐,没有给她一粒饭一滴水。

    所以三天后当她被架到席家客厅后,她整个人都是虚弱无力的。

    她趴在地上。

    只有在听到席樾的声音后,才强撑着睁开眼睛。

    “知道错了吗?”

    席樾看着眼前的黄希言冷声开口,看到黄希言挣扎的模样,心中不知被什么东西倏地揪紧。

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她现在的力气还不足以支撑她把话讲完。

    她有什么错?

    她在心里想,是错在未经席樾允许闯入他的书房?还是错在不该不识相不签离婚协议?

    看到黄希言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样子,席樾眉头皱起。

    此时,一旁看着的黄爱言看向趴在地上的黄希言开口道:“姐姐,只是关了三天没这么严重吧?你就算对阿樾再不满也不要不说话啊。”

    席樾脸上的表情愈发不耐,对黄希言怒斥道:“别装了!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同情你?黄希言,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,我席樾也绝不会怜悯你分毫!”

    黄希言抬眼,正对上席樾看向她时冰冷的神情。

    她想和他解释,可是此刻她如鲠在喉,张张嘴,却说不出一个字。

    她只好用尽全身力气,强撑着起身,却在刚站起时突然眼前一黑,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。

    席樾见倒地的黄希言,神情更不耐了。

    他冲着倒在地上的黄希言吼道:“还装?喜欢装是吧?好!许管家,拿着那张离婚书让她画押!我倒要看看她还能装多久!”

    “少爷,夫人晕过去”

    听到许管家的话,席樾身体一怔。

    他疑惑,“晕过去了?”

    怎么会?

    他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上前,一把将她抱起。

    在看向黄希言的脸时,他却犹豫了。

    他想,他应该已经不喜欢她了?

   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晕倒,他竟然心疼了呢?

    黄爱言站在一旁,亲眼看见席樾焦急地将黄希言抱起。

    她上去阻拦,却被席樾忽略。

    眼看着席樾马上就要抱着黄希言离开,她急忙冲到席樾面前,挡着房门急迫道:“席樾,你要去哪儿?”

    可是席樾并没有回答她。

    他的怀里紧紧抱着黄希言,急忙推开她,冲出了家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