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我以为的对你好作者一做二休小说《我以为的对你好》

    江铃叶廷君 时间:2021-09-14 13:05:59

    小说简介:我以为的对你好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言情小说,本书又名《江铃叶廷君系统》,作者一做二休,小说讲述了江铃一进屋,下人上前就是一巴掌,江铃的脸上立即肿起几个手指印。田甜不屑地看着她:“你给我老实安分点!要不是我儿子...

    我以为的对你好作者一做二休小说《我以为的对你好》

    江铃一进屋,下人上前就是一巴掌,江铃的脸上立即肿起几个手指印。

    田甜不屑地看着她:“你给我老实安分点!要不是我儿子喜欢你,我早就让你滚出这家了。”

    江铃摸着自己的脸,“我要谢谢他的喜欢吗?您要是有本事,你就放我走啊!”

    “你这….”田甜被她嘲讽的语气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  周韵在旁边替田甜拍背,边拍边说,“妈妈,别为这种下等人生气,要不把她送去那屋子。”

    “来人,将江铃关进五奶奶的别墅。”

     

    田甜怒极攻心,派人将江铃扔进了那闹鬼的别墅,她就不信江铃出来还能这么嚣张!

    江铃被周韵关进了阴森森的小屋子,那里传闻闹鬼,叶老爷的第五个老婆就死在那间房子里,老爷当时十分生气,但几个夫人大哭大闹也就只能算了,后来力不从心,只在外面找女人,不再娶回家。

    后来试图勾引老爷的女人都被几个夫人扔进了那个屋里,出来之后都疯疯傻傻,女性佣人都吓得再也不敢招惹老爷。与此同时,那个屋就成了这个家里的禁忌,渐渐没有人敢去。

    所有人都以为江铃会像之前那几个女人一样在里面哭着求饶,可作为一个专业的医生,在医院送走的人太多,呆在这个屋子里反而乐得清静,无人看管,无拘无束,仿佛有一种重获自由的欣慰。

    香港冬天的夜晚也很凉,外面狂风肆虐,竹林唰唰地响,屋子里的灯光被吹得一闪一闪,五夫人的遗像上本布满了灰尘,但被风吹开了许多,上面似乎有个女人在对着自己诡异地笑。

    江铃一惊,浑身的汗毛竖起,难道世界上真有鬼?一般的女人早已吓得腿软,可江铃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越靠近越是发现了其中的门路。

    那是用一种特别的技术制成的,白天在白光的照射下是五夫人年轻时的画像,晚上在黄色灯光的照射下,看到的就变成女鬼的照片。

    江铃将相框摘下,用袖子将相片擦干净,不由得惊叹,“美,好美!”五夫人有一种独特的美,你明明说不出她美在哪个位子,可当你看着她,你就会被她吸引,甘愿为她俯首称臣。

    “哎,自古红颜多薄命。”那几位夫人决计不会让这样的女子留在自己丈夫身边的。

    叶廷君虽然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,但他担心江铃害怕,一直在屋子外面守着她,想着只要听到她求饶,就不管不顾进去救她出来。

    这时,电话突然震动,叶廷君接起。

    “叶总,何锡的人还是在别墅门口守着。”手下传来的消息让叶廷君震怒,还是不肯放弃吗?

    叶廷君回头看着关着江铃的房子,在月光的笼罩下,异常阴森,但想起何锡送给她的项链,想到自己娶周韵时,她的满不在乎,又心凉如水。

    如果何锡知道这几天他要出国谈判的事,一定会行动,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就这样把她关在自己身边一辈子的想法。

    屋子里,江铃四处走动,翻找,终于在床底下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日记本。

    江铃翻开这本斑驳的日记,里面被撕毁了很多。

    江铃一页一页地读,心里也越来越沉重,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说爱,无论是五夫人还是自己,

    在和叶廷君的这场孽缘中,她不开口说爱他,一旦说出口,在那个人面前就什么都不剩了。

    而五夫人自从被叶震南娶回来,就一直生活在算计的深渊中。叶震南能分给她的爱真的很少,怀疑倒是很多,大多数时候只能自己孤独地守着富贵浮云,最后杀死她的不是四位夫人,也不是叶震南,而是她讨厌这样活着的自己。

    “叶震南,我爱你,这是我第一次说,也是最后一次说。所有人都以为我勾引你……死的这一刻,我前所未有的愉快。听到我死了,你千万不要伤心,不过也没有什么可以感到悲伤的,本来王子和灰姑娘是不可能幸福生活下去的……我早该明白,谁会管我遭受的折磨?谁会管我是否无辜,是否痛苦?……我想解脱了,再见。”

     

    叶廷君在门外徘徊了一晚上,想进去却找不到任何理由说服自己,一直到天亮,叶廷君不得不坐飞机出国。

    周韵不准任何人去送食物和水,也没有人敢靠近那个房子,江铃只能靠着窗户外面伸进来的竹叶结下的露水生存。

    江铃开始发热,又突然觉得冷,她不停地发抖。为了暖和些,江铃不得不裹进潮湿的被子里。

    脑子里闪过往日的一幕幕,江铃渐渐接受了现实,反抗只会让事情更糟糕,要想逃走,必须先学会服软。

    江铃不停地咳嗽,咳久了,痰中甚至带着血丝,肺炎越来越严重了,她觉得自己离死越来越近,撑不了多久了……

    就在江铃躺在床上快要晕死过去的时候,叶廷君破门而入,“江铃!”

    叶廷君看着毫无生气,已经烧红了脸的江铃,立即将江铃抱回了房里,叫来了家庭医生,“她怎么样了?”

    “不是很好。”刘医生一脸遗憾,这次自己也无力回天,江铃能挺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    “不是很好是什么意思!”

    “很糟糕,我建议去医院接受系统的抗感染治疗,或许还有救,”刘医生如实说,“就算好了,以后天凉了,她肯定会反复胸痛咳嗽咯痰,只能长期用药养着。”

    叶廷君顿住,情绪低沉,“阿荣,送刘叔离开。”

    刘医生拍了拍叶廷君的肩膀,暗自叹了口气,提着药箱,转身离开。

    自己看着这个孩子长大,看得出他对屋里那个姑娘有多爱,可豪门是容不得们不当户不对的爱,只会彼此伤害,不会有好结局的。

    叶廷君一时头脑里混混沌沌,这辈子他只爱过江铃一个女人,也只被这一个女人伤过……同时他也不知道这样才能在权利和江铃之间两全,未来他和江铃该何去何从?

    “廷君。”江铃小声呢喃。

    “我在。”叶廷君一惊,她在叫自己,叫自己廷君。

    “廷君,我跟师兄真的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  叶廷君心里片刻翻涌如潮,目光阴郁“我相信你。”最后一次。

    “谢谢你。”江铃松了口气。

    “只要你当面跟何锡一刀两断,以前的事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叶廷君将江铃圈在怀里,眼神虚无。

    “如果你要我相信你”叶廷君从怀里掏出了十字架项链,看着江铃。“如果真的问心无愧,那就去见他,把项链还给他。”

    叶廷君将项链从自己西服里取出来,当初为了防止江铃找到这条项链,他一直随身带着。同时,这条项链也是在提醒自己多么愚蠢,多么可悲,即使江铃不爱自己,自己也舍不得放手。

    叶廷君目光决绝,坚定地说:“你必须当面去把这个还给他!去跟何锡恩断义绝!”

    叶廷君看着沉默的江铃,“然后乖乖呆在我身边,我就会给你自由。只要你提前告诉我,带上保镖,随便你出门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    江铃心动不已,一时间难以抉择:去还是不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