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轶事中文网

    止泱何止泱沈惟其免费阅读-止泱小说

    何止泱沈惟其 时间:2021-09-14 12:50:22

    小说简介: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止泱》是哎呀呀呀呀呀我是仙女所编写的都市小说,主角何止泱沈惟其,内容摘要:“你外面不是有儿子吗,你随便去碰啊。”何止泱斜睨了他,冷笑一声。“泱泱,你总不能让我做个不要自己儿子的混蛋...

    止泱何止泱沈惟其免费阅读-止泱小说

    “你外面不是有儿子吗,你随便去碰啊。”何止泱斜睨了他,冷笑一声。

    “泱泱,你总不能让我做个不要自己儿子的混蛋爹吧,再说当初爷爷只剩下一年,就只有这么个抱重孙的愿望,你当时远在国外,说什么也不肯回来生孩子,你知道老爷子说的话我向来没有反抗的余地。”沈惟其砸了咂嘴,自己都觉得这番辩白无力的很。

    “别给你自己管不住下面找借口了,”何止泱转过身,拿起水壶倒了杯水,语气平静,“既然睡了人家,还连儿子都生了,那就对人家负责到底啊,偏要眼巴巴地把我骗回来结婚,还把我肚子搞大了。”

    何止泱微微颔首,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,眼神有些阴森。

    沈惟其看见她的眼神,忽的有些心慌,脸色一变,忙说道,“泱泱,你有什么不满尽管朝我来,千万别伤着孩子。”

    “沈惟其,你还差这个孩子吗?”何止泱笑的有些渗人。

    沈惟其眉心一跳,觉得一股无名火从脚底窜上来,上前两步,夺过她手里的杯子用力摔在地上,顿时,玻璃渣四溅,溅在何止泱的手背上,划开一道道小口子。

    锥心的疼。

    他们在一片狼藉的餐厅里静静的对峙,眼神中的怒色都恨不得把对方吞噬。

    何止泱嗤笑一声,挪开了视线。

    沈惟其只觉得自己怒火更盛。

    “何止泱,你他妈的差不多得了,今天晚上的局你知道我准备了多久吗,你知道这个机会对公司有多重要么,你知道在场的都是什么大人物么,就因为你打电话举报我聚众嫖娼,行,一切都黄了。”

    “就这样,我还是从一进门就开始装孙子,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,你还是……何止泱,我就不明白了,当年是我的错,我没管住自己,可是我现在跟那边除了儿子没有一点联系了,而且我们现在也要有孩子了,你怎么就非要牢牢把我钉在耻辱柱上…”

    “你每次看我的眼神,简直像冰碴子一样能把我扎死,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上辈子撅了你们家祖坟啊,何止泱。”沈惟其干脆脱了西装,也不管地上都是玻璃碴子,席地而坐,浑身散发的酒气像是从酒缸里刚捞出来的。

    “我们家祖坟好好的呢,”何止泱抿唇低笑。

    沈惟其觉得自己一拳打进了棉花里,软软的,浑身都没劲的很,他宁愿两个人歇斯底里地大吵一架,也好过她一直这么阴阳怪气地对自己。

    一万次告诉自己,这么勉强维持有什么劲儿,还不如像她说的那样打了孩子,离了算了,反正她恨他恨得要死,看起来也不像是稀罕这个孩子的样子,每天离婚更是挂在嘴边,娶了施颖,起码他的行行还能有个完整的家。

    可是,他舍不得,舍不得他们的孩子,更舍不得她……

    跟她有一个完整的家,是他十几岁以来的梦想……他向来对人对事没耐心,唯独对她,对她……不管怎么样她怎么甩脸子给他看,他总是想死皮赖脸地贴上去。

    “泱泱,”上一秒还暴跳如雷的人,下一秒又溺在她嘴角的笑里,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?”

    “你先立个遗嘱,把身后所有的财产都留给我们娘俩,你那个姘头和私生子一分钱都拿不到。”她眼角扫过面前颓然的男人,只觉得好笑。

    沈惟其一愣,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    遗嘱……原来她从前说的恨不得他去死,不是气话啊…

    从十几岁开始,在一起接近二十年,她的每一个眼神他刻在心里……他能从她的眼神里读出,她是真的希望他去死……

    沈惟其蹒跚着往后倒退了两步,扶住了餐桌旁的椅子背。

    良久,才抬眸看向她,在炎热的夏日却仍然没有一丝热气儿的何止泱,苦笑道,“泱泱,我要是死了,你可就是寡妇了。”

    “沈惟其,我要是当不成寡妇才失望呢…”何止泱脸上仍是平静的神色,只是嘴角带了些讽刺的笑,“怎么,舍不得你的私生子在外面受苦啊?那就离婚啊…”

    她说话声音很轻,却像一座山一般压上他的心头。

    何止泱看了眼他沉了又沉的脸,冷哼了一声,就要转身上楼去。

    不过上了两阶,手又被后面的人抓住,她正要不耐烦地拂开,只听沈惟其说,

    “泱泱,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点的话,我立,”他站在微弱的灯光下,脸上还带着酒醉后的潮红,“你哪天真的想做寡妇了,我就去死。”

    何止泱心里眼里都酸的不行,却还是冷下脸,笑道,“好啊,那你明天就去,立完别忘了去做公证。”

    “那我现在可以摸摸我儿子了么?”他一脸恳求的笑。

    “不行,”何止泱抽出手,转身上楼,“不过你要是哪一天要是真死了,我倒可以考虑让他去你坟前磕两个头。”

    “还有,”她停在楼梯拐角处,一双水汪汪的杏眸看了他,眼中满是冷漠,“以后别动不动在我面前装作什么用情至深的样子,就是你真死了,我也不会掉一滴眼泪。”

    他最后一丝尊严也被狠狠地踩在脚下,觉得自己像漂浮在海里,身边一根浮木也无。

    裤兜里的手机不断振动着,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掏出来,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正要按掉。

    “沈总,怎么不接,可别让你宝贝儿子等急了。”还站在楼梯上的何止泱眼里闪过一丝戏谑。

    沈惟其手一抖,不知道怎么就按下了接听键,想要快点挂掉,却已经来不及。

    “爸爸,”天真的童声从那头传来。

    沈惟其难堪的看向何止泱。

    何止泱身形晃了晃,手抓紧了楼梯扶手,几乎飞速奔向了楼上,快的沈惟其都觉得心惊,很快,脚步声消失在了楼梯尽头。

    电话那头的孩子还在兀自叫着,“爸爸,爸爸。”

    沈惟其才反应过来,拿起手机放在耳边,笑道,“儿子,爸爸在呢。”